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熱點 > 正文

連續七年,總理記者會第一個問題都給了誰?

編輯 | 董鑫 攝影 | 魏彤

今天(15日)上午10點半,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閉幕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會見中外記者。

第一個提問的是路透社記者,他的問題是,中國經濟面臨的問題是否比之前預想的更為嚴重,如果經濟放緩繼續持續下去,中國是否會考慮採取更加有力的舉措?包括取消房地產限制和降低基準利率等?

總理在回答問題之前還先做了點評:這位記者朋友喜歡單刀直入,那我也開誠佈公。

連續七年,總理記者會第一個問題都給了誰?

七年時間,第一個獲得提問機會的分別是新加坡《聯合早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金融時報、路透社、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彭博社、路透社。

來圍觀一下他們的問題都是什麼。(答問有刪節)

2019年 中國經濟運行

路透社:

中國經濟面臨的問題是否比之前預想的更為嚴重,如果經濟放緩繼續持續下去,中國是否會考慮採取更加有力的舉措?包括取消房地產限制和降低基準利率等?

李克強:

當然,面對新的下行壓力,要有有力舉措。一種辦法是搞量化寬鬆,超發貨幣、大規模提高赤字率,所謂“大水漫灌”,蘿蔔快了不洗泥,一時可能有效,但會帶來後遺症,所以不可取。我們還是要堅持通過激發市場活力,來頂住下行壓力。前些年,我們也遇到下行壓力,我們採取的就是激發市場活力的措施,因為市場活力增強了,發展的動力必然增強。

現在中國市場主體已經超過1億戶,把他們的活力激發出來,這個力量可以說是難以估量的,我們還是要政過有痕,繼續推進減稅降費、簡政,培育新動能、放寬市場準入,營造公平競爭環境等一系列的措施,為市場鬆綁,為企業騰位,為百姓解憂。把他們的創造力釋放出來,我們一定能夠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而且推動高質量發展。

2018年 改革開放

彭博社: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在中國進入新時代以後,特別是在吸引外資和促進外貿方面,奉行的改革開放模式會跟原來40年有什麼不同?

李克強:

如果說中國的開放有新變化的話,那就是門會越開越大,中國經濟已經深度地融入了世界經濟,關上門等於擋住了我們自己的路。

新的變化意味著進一步擴大開放,我們在開放方面還有較大的空間和潛力。下一步重點要放寬服務業的准入我們的外商投資負面清單制度會進一步進行調整縮減。今年及今後幾年會逐步放寬准入。而且我們還要加快推進涉及外商投資的三個法律合併成一個基礎性法律,以實現准入前國民待遇的承諾。

因為媒體上對中國的開放有這樣那樣的議論,我在報紙上也都看到,所以我多說兩句。我們的努力方向還是要使13億人的市場成為中外企業、各類所有制企業都可以公平競爭的市場,給中國消費者以更多的選擇,促使中國產品和服務升級,向高質量的方向發展。

2017年 中美關係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記者:

中國希望從美國那兒得到什麼?中國對於一個健康可持續發展中美關係的底線是什麼?您是否有信心實現這樣的中美關係的發展?還是覺得前路比較艱難?

李克強:

雖然中美關係經歷過風風雨雨,但是一直前行,我對此持樂觀態度。特朗普總統和美國新政府的高官也都明確表示,要堅持一箇中國的政策,這是中美關係的政治基礎,不是風雲變幻能夠動搖的,也動搖不得。有了這樣一個政治基礎,中美合作的前景是廣闊的。

我們之所以對中美關係前行持樂觀態度,是因為中美建交幾十年了,已經有了廣泛的共同利益。當然,我們之間也有分歧,但是,我們雙方都需要保持戰略定力,加強溝通,坐下來談,增進相互瞭解和理解,現在兩國外交部門正就兩國元首會晤進行溝通。我想,中美關係不僅會關係兩國利益,而且涉及到地區和世界的和平安全穩定,我們要維護它前行。

至於貿易問題,我在兩會參加代表團討論時,有來自外貿企業的人大代表跟我說,雖然中方是貿易順差,但是企業生產的產品利潤90%以上是美國企業拿走了,中國的生產企業拿到的利潤最低只有2%—3%。據有關統計,光去年一年,中美的貿易、投資給美國創造的就業崗位過百萬個。

當然,各方的統計方法可能不一,沒關係,我們坐下來談,總是會有共識,即便一時達不成共識,可以擱置分歧,智者的辦法是擴大共同利益,分歧點所佔比例就會更小。

2016年 中國金融市場

路透社:

中國的金融市場目前面臨哪些主要問題和挑戰?中國政府對金融市場未來的發展和加強監管有什麼計劃?股市匯市和債券市場將會有哪些重點改革措施?近期的市場波動會不會影響改革的進度?深港通會不會年內推出?

李克強:

請你問第一個問題,你就把股市匯市等金融市場問題當“當頭炮”,不過也可以理解,因為許多金融問題的表現往往早於經濟問題的發生。但是金融首要任務還是要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實體經濟不發展,是金融最大的風險。

當然金融也有其自身的規律,要防範風險。不管市場發生怎樣的波動,我們還是要堅定不移地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而且也可以通過市場化債轉股的方式來逐步降低企業的槓桿率。

去年由於多重因素的原因,中國股票市場發生了異常波動,有關方面採取綜合性穩定市場的舉措,實際上是要防範發生系統性的金融風險,這一點是做到了的。中央有關部門和地方要分層負責,發現問題要及時處置,防止苗頭性的問題蔓延,當然也不能容忍道德風險。總之,還是要瞪大眼睛,練就一雙加強監管的“火眼金睛”。

借這個機會我還要強調一點,完善和改革金融監管制度是一個過程,當前各有關部門和地方還是要按照已定的職能履行職責,守土有責,絕不能有任何的鬆懈,而且還要總結經驗和教訓,這也是保護好金融消費者和投資者的合法權益,否則可就要拿你是問了。

2015年 房地產市場

金融時報:

去年中國的房地產市場一直在下滑,所以很多中國人都到海外去買房子。中國政府會擔心由此引發海外市場的強烈反應嗎?今年政府是否會出臺新政策來促進國內房地產市場?

李克強:

中國正在逐步推進人民幣資本項下的可兌換,這本身也表明在推進資本市場的開放。但是你說有大量的中國人到海外購房,而且成了某些熱點城市的最大購買者,這個可能還要做評估,我沒有這方面確切的消息。

我所得到的是,中國去年吸引外資是力度最大的一年。外資進入中國達到1200億美元。同時,我們也願意看到中國的企業“走出去”,中國的公民到國外去創業,當然,既要遵守中國有關法律的規定,也要遵守當地的法律。

我看你的面孔是一個西方人,你的中文說得這麼流利,不知道有沒有在中國買房?當然,我們是歡迎的。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住房既是經濟問題,更是民生問題。

房地產市場有其自身的規律,中國國土面積遼闊,有特大城市和中小城市、小城鎮,情況各異,所以我們要求強化地方政府合理調控房地產市場的責任,因地制宜,分城施策。中國城鎮化進程還在加快,中國房地產市場的需求是剛性的,我們鼓勵居民自住性住房和改善性住房需求,保持房地產長期平穩健康發展。

2014年 馬航事件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

我的問題是和失聯的馬航飛機有關。中國政府在民用、軍事以及衛星獲取圖象等方面採取了什麼措施來全力參與失聯飛機的搜救行動?這起事件會否對中國的對外開放政策和海內外的旅遊業產生影響?中國將採取什麼措施確保國內以及海外中國公民的安全?

李克強:

馬航失聯飛機上有239名乘客,其中154名是中國同胞,他們的親人心急如焚,他們的生命安危牽掛了中國政府和億萬中國人的心,現在我們也在盼來有消息,哪怕是一丁點好消息。

昨天我還和在前方的中國一艘搜救船船長通話,請他盡力再盡力。只要有一絲希望,我們絕不放棄搜救!

至於問到中國的開放政策會不會變?不會,會繼續開放,會有更多的中國公民走出國門,這會增加政府的責任。政府要盡職履責,儘自己最大的可能,通過加強國際合作來確保在海外我國公民的生命安全。

對於中國的航班安全工作,我們一直不敢放鬆,人命關天啊!

2013年 機構改革

新加坡《聯合早報》:

這次國家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引起高度關注,請問李總理的是,這次改革是不是您理想的方案?怎樣達到簡政放權和轉變政府職能的目標?

李克強:

你談到理想,凡事想要做成的話,總是要在理想和現實之間作出可能的選擇。這次改革方案核心是轉變政府職能,當然也是簡政放權。如果說機構改革是政府內部權力的優化配置,那麼轉變職能則是釐清和理順政府與市場、與社會之間的關係。說白了,就是市場能辦的,多放給市場。社會可以做好的,就交給社會。政府管住、管好它應該管的事。

機構改革不易,轉變職能更難,因為它更深刻。我經常在地方調研的時候,常聽到這樣的抱怨,辦個事、創個業要蓋幾十個公章,群眾說惱火得很。這既影響了效率,也容易有腐敗或者叫尋租行為,損害了政府的形象。所以必須從改革行政審批制度入手來轉變政府職能。現在國務院各部門行政審批事項還有1700多項,本屆政府下決心要再削減三分之一以上。

不是說政府有錯位的問題嗎?那就把錯裝在政府身上的手換成市場的手。這是削權,是自我革命,會很痛,甚至有割腕的感覺,但這是發展的需要,是人民的願望。我們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言出必行,說到做到,決不明放暗不放,避重就輕,更不能搞變相遊戲。

多知道點

《李克強:要善待農民工 堅決打擊惡意欠薪》「鏈接」

《李克強:“一老一小”問題應引起重視》「鏈接」

《李克強:政府要過緊日子 存量利益也要動 得罪人也要動》「鏈接」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