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科技 > 正文

這家飯店曾見證小米誕生 如今被京東27億元收購當辦公樓

這家飯店曾見證小米手機誕生,如今被京東27億收購

【環球網科技綜合報道】據瞭解,北京京東尚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東尚科”) 27億元受讓了北京翠宮飯店有限公司100%股權,京東尚科已成為北京翠宮飯店的唯一股東。

工商信息顯示,本次的收購方京東尚科為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全資控股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劉強東。

關於此次收購後的具體用途,京東公關副總裁宋暘向億歐表示:"就是辦公樓,西邊研發人才多,便於招聘。"

而京東則表示,收購翠宮飯店基於長遠佈局和發展,未來該項目將改造成以科技研發、商務辦公為主,成為京東集團在海淀區產業發展的載體空間。海淀區智力資源密集、創新資源豐富,京東希望依託海淀的區位優勢,發揮京東集團的創新引領帶動作用,助力海淀建設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

據天眼查顯示,北京翠宮飯店於2018年11月26日在北京產權交易所掛牌出售已為其二度掛牌。掛牌轉讓方為海淀國資經管中心,轉讓底價為26.83億元。

據工商資料顯示,翠宮飯店成立於1987年,註冊資本4.8億元,翠宮飯店隸屬於北京首都創業集團,曾經是集客房、餐飲、娛樂、購物、寫字樓於一體的五星級商務酒店。目前翠宮飯店五星級資格被取消。

此外,業績虧損以及高額負債成為翠宮飯店被拋售主要原因。

相關閱讀:

新京報記者 朱玥怡 編輯 徐超 校對 範錦春

陳華(化名)坐在翠宮飯店大堂深處,左後側一張辦公桌的後面。作為翠宮飯店曾經的大堂經理,他在飯店整體歇業後留了下來,看守著現在的一室冷清。“我不是北京人,一直在這工作,覺得還可以,就在這留著了。”陳華說,至於其他員工,該走的早已都走了。

距離開業已過去了20年,翠宮飯店前途未知。2018年11月底,北京產權交易所公告顯示,北京翠宮飯店有限公司以26.83億元的價格掛牌轉讓100%股權及相關債權。12月15日,有接近交易的人士向記者透露,還未有意向受讓方報名。12月21日,北京翠宮飯店有限公司100%股權及相關債權轉讓項目結束信息披露。

“據我們的測算,該項目幾乎沒有什麼收益的可能性。”酒店產權網聯合創始人馮少輝告訴記者。一年多前的2017年10月,翠宮飯店首次掛牌轉讓未果。曾在2017年接觸過翠宮飯店項目的馮少輝告訴記者,當時曾有一家殼公司有意接手,但最後因種種原因沒有成交。翠宮飯店的股權關係隨後在今年1月由原先的首創集團變更至北京市海淀區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後者即翠宮飯店此次出售的出讓方。記者致電該中心,對方表示關於翠宮飯店項目不接受對外採訪。

雷軍、林斌、馮鑫、周鴻禕、陳歐的人生片段

12月14日,翠宮飯店大堂沒有開燈,中央垂下的四盞宮燈造型吊燈空懸。左面的牆上,掛著做成地圖樣式的世界時間顯示屏,本該是亮紅色的數字暗淡已久,時間如同已從這個空間抽離。

陳華記不清這座飯店決定性時刻發生的日期,只能給出大致時間,例如它是在至少兩年前停業,又是在2017年年初後拆除了所有客房設置。

20年前的1998年,翠宮飯店開業。其位於北京市海淀區知春路76號,地理位置優越,西接“中國硅谷”中關村,東鄰商務辦公區亞運村,北邊是號稱“宇宙中心”的五道口,周邊航天高校和互聯網企業如雲。作為一家高檔五星級酒店,翠宮飯店開業就吸引了大批高端客戶。

翠宮飯店大樓非常顯眼。無論沿著哪個方位靠近,從遠處即能看到這座18層飯店頂部中央的傳統樣式屋頂——重簷歇山頂。尤其在夜間,翠宮飯店流光溢彩,是當地的一個知名座標建築。

中國鐵建承建的這座飯店曾獲2000年國家優質工程銀獎。飯店的設計出自清華大學建築學院院長莊惟敏之手。至今在清華建築設計研究院官網還能找到翠宮飯店的案例展示,其設計被描述為:“懸宮滴翠,玉宇澄清”。

2002年夏天,著名物理學家斯蒂芬·霍金第二次訪華,停留北京期間下榻於翠宮飯店。2008年,翠宮飯店作為奧運簽約酒店,曾接待了多國媒體人員和遊客。

曾在翠宮一樓底商開了十年豹王咖啡的楊菲菲告訴記者,會有非洲國家的駐華大使在週末放棄使館車牌的專車接送,不驚動安保,獨自打車來翠宮飯店喝咖啡,帶上一本書,點杯咖啡度過夜晚時光。

在豹王咖啡,楊菲菲和丈夫申濤認識了雷軍。當時雷軍頭銜還是金山的總裁兼CEO,也在做天使投資人。有些創業的年輕人聽聞雷軍是豹王咖啡的常客,會上門碰運氣,向楊菲菲打聽雷軍什麼時候來。楊菲菲往往讓他們留下資料和聯繫方式,答應幫忙轉交給雷軍。“其實有時雷軍就默默坐在角落裡,但他們不認識,我也不會主動告訴他們那是雷軍”。

從某種意義而言,翠宮飯店是中關村的創業舞臺之一。在創業者們不斷群集又云散的知春路,它不僅是一座地理意義上的地標。

用微博檢索“翠宮飯店”,可以看到曾在此舉行過的多場發佈會、培訓和活動,有些機構仍在,有些機構已不知去向。2004年,首創集團前董事長劉曉光曾在翠宮飯店三樓的振英廳開了阿拉善SEE生態協會的第一次籌備會議。

金山軟件公司早年即在西側的翠宮飯店寫字樓辦公,直至2003年搬離。許多金山人都記得那段日子。現任金山詞霸CEO王欣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雷軍帶著他們在翠宮飯店一層咖啡廳頭腦風暴;暴風影音創始人、原金山毒霸事業部副總經理馮鑫回憶到,金山毒霸在翠宮飯店開過很多發佈會,他自己則經常和雷軍還有後來創立了藍港互動的王峰在一樓咖啡廳聊業務,並在那裡第一次見到了周鴻禕。馮鑫還提了一句,“我無比喜歡‘知春路’、‘翠宮飯店’這樣的名字,很好聽”。

楊菲菲最樂於講述的是,在豹王咖啡,他們作為觀眾見證了小米的誕生。在小米手機還只是一個想法時,雷軍曾帶著林斌還有其他人來店裡,擺開一堆手機研究。她提到一個細節,當時送茶的服務員不小心將茶灑在雷軍他們攤著的電腦上,雷軍第一時間跑來和她打招呼“小楊你別罵她”。將辦公地點搬走後一段時間,雷軍仍然每月回豹王咖啡坐一坐。

另一個故事是,據媒體報道,聚美優品創始人陳歐2007年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徐小平,兩人在翠宮飯店喝過一次茶後,陳歐獲得了徐小平的投資意向,後者自此成為他的創業導師。

老牌飯店以裝修為名停業

在楊菲菲的印象中,翠宮飯店是很典型的老牌國有飯店,管理嚴格而中規中矩,管理層基本是60後,作風嚴謹卻不難說話。

在北京地價劇烈變化的這些年,豹王咖啡的租金一直維持在2006年開業時的水平——每平米3元左右。除租金之外,翠宮不再向外包商戶收取其他管理費用或分成。

所謂管理嚴格,楊菲菲記得最深刻的是翠宮的質檢部門每月會來店內檢查,細緻到吧檯清洗杯子所用84消毒液的配比。當時質檢部門的經理姓李,因為要求嚴,每次查驗時楊菲菲和豹王咖啡的店員都會開玩笑地喊他“警察”。

在翠宮,底商不能張貼或懸掛外牆招牌。楊菲菲覺得這宛如某種天然的屏障:只有願意走進來的人才會看到這裡有家咖啡廳,而中關村與航天衛星單位構成的文化高端圈子聚集了一批他們想要的消費者。

翠宮飯店的輝煌似乎在2012年之後開始走下坡。楊菲菲記得從2012年開始,參加翠宮飯店年會得知的每年整體上報的虧損金額大致都在兩千萬到三千萬左右。

公開資料顯示,1998年開業的翠宮飯店,曾經在2003年和2007年分別進行了一次裝修。在此之後,裝修往往是經營不善的一種託詞。2016年,翠宮飯店以裝修為名停業,此後一直未開業。

在攜程網上,一位2015年入住的顧客如此評價翠宮飯店:“第一次住翠宮飯店,包括預訂,一切還記得的。對這家酒店的還是很有記憶!酒店舊了,不過還是很好。”還有一位顧客評價稱:“在知春路上面,和清華以及物理研究所比較近,旁邊就是10號線地鐵,非常方便。酒店的設施十分陳舊,不愧是快20年的老5星,搞了半天才弄懂那個古舊的床頭控制檯的使用方法。”

地理位置好、交通方便、房間寬大、床鋪舒服是大多數顧客的評價,同時也有不少人表示酒店設施陳舊、服務人員態度冷淡。

在這些評價背後,翠宮飯店持續虧損。

翠宮飯店的財報顯示,2016年的總營收為2124.67萬元,淨虧損3918.24萬元。截至今年9月30日,翠宮飯店實現營收1801.78萬元,淨利潤虧損4710.47萬元。總資產總計為7.31億元,負債總計為7.84億元,所有者權益虧損5361.81萬元。

這家飯店曾見證小米手機誕生,如今被京東27億收購

取消五星級資格後轉型未果

如果從眼下回顧翠宮飯店後期的頹勢,一個會被提到的事件是2013年年初,全國旅遊星級飯店評定委員會取消了翠宮飯店的五星級資格。

翠宮飯店一位前員工告訴記者,五星評級是之前主導翠宮管理的國外託管集團為與國際接軌拿到的,管理移交到首創集團後,出於不同經營理念未再繼續爭取五星評級;摘星後的一段時間內,沒有給翠宮飯店客流帶來明顯影響,客房滿房率依然很高。

虧損依然是翠宮常年面臨的痼疾。

最晚於2015年年末,翠宮飯店轉型的命運已有定論。首創集團官網一篇資訊顯示,2015年10月30日,北京翠宮飯店有限公司第三屆職工代表大會在翠宮飯店舉行,會上翠宮飯店董事長、總經理殷燕海代表飯店經營班子宣讀了《翠宮飯店轉型工作報告》。報告具體內容沒有公開,資訊中提到了員工安置問題,原則為“全員安置、自主選擇”。

自1999年起就在翠宮飯店工作的張揚(化名)告訴記者,翠宮後來就員工分流提供了幾種選擇:留下等待轉型,拿補償金自謀出路,或是在家待業相當於提前內退;員工分兩批完成分流,第一批在2016年年底至2017年年初,第二批在今年年初。張揚選擇在第一批拿補償款離開,他希望趁還年輕多闖一闖。

楊菲菲第一次預感翠宮飯店將要出售是在2015年年底。她去財務交房租時碰到了當時的飯店領導,對方用開玩笑口氣問她,還準備做多少年,隨即提到有時一些決策會讓人痛苦,希望她心裡有個底。楊菲菲之後瞭解到的,翠宮方面當時並不希望出售,他們期望的最好的方案是改制,即將飯店整體改為寫字樓,所有權仍歸屬首創集團。

相應的準備工作也在同步展開。中國國際招標網公開信息顯示,翠宮飯店於2016年1月發佈了裝修改造工程的項目招標,後於2016年5月公佈了中標候選人。

這次裝修改造的成果,據翠宮飯店原大堂經理陳華(化名)的說法,是拆除了客房設備,每層樓全部打通,並就此維持打通清空後的原樣,“現在整個是空樓了”。他猜測是要根據買家的意願再做裝修。

據北京交易所公示的信息,截至今年6月30日,翠宮飯店債權金額合計為7.56億元,其中借款本金7.35億元,利息約為2020萬元。

“管理層盡心了,但他們不是生意人”

華美酒店顧問機構首席知識官、高級經濟師趙煥焱的看法是,翠宮飯店至今虧損必然存在投資階段的先天性原因,可能是酒店股本金與土地成本在總投資中的佔比不均衡:一般來說,酒店的股本金佔比應在30%至60%以避免還本付息壓力過大,土地成本佔比應在30%至40%以避免投資成本過高。此外,若酒店銀行貸款比例較大,在經營利潤率低於銀行貸款利率的情況下,負債會持續上升。

楊菲菲表示,翠宮飯店如同走向沒落的貴族,“可以說翠宮飯店的管理者都盡心盡責了,但他們也都不是生意人”。

馮少輝提供了另一個角度的說法——翠宮在經營場所之外,還曾是穩定就業的重要業態。早年翠宮飯店的用工曾超過1200人,遠遠超出這個規模酒店的實際所需。而原國有企業的酒店轉向市場化後,或將不得不在經營壓力下做出調整轉型。

面向未來的不確定性讓翠宮飯店的身影在北方冬天裡顯得蕭瑟。翠宮飯店西側寫字樓一樓負責接待的陸琦(化名)告訴記者,目前寫字樓只有二樓還有一家公司在照常辦公,其餘各層租戶從去年起已陸續遷出;寫字樓準備裝修,但她也不瞭解更具體的情況。

陸琦部分驗證了馮少輝的說法。她6年前因為聽說翠宮是個好單位而進入餐飲部工作,在翠宮員工分流階段待業了一年,之後被分配到這裡。對話中她時而緊一緊袖口,寫字樓的一樓沒有暖氣。

據前臺的立牌告示,曾租下8樓至14樓多層辦公室的北京國雙科技有限公司已於今年11月搬至海淀區另一大廈。註冊地址曾設於翠宮飯店的首創集團旗下上市公司首創股份亦於今年9月將地址變更至北京市西城區。

目前唯一留在翠宮飯店寫字樓辦公的是一家網絡科技公司。這裡還能看到翠宮飯店裝修前的身影,整個大廳鋪著柔軟的紅金色地毯,縮在中央的一排排簡易藍色格子間隔出工位,有雕飾的木門上貼著打印出來的公司名稱和標識。

一名負責人接待了記者,話語間流露出一些不安,說公司與物業簽訂了長期的租賃合同,雖然其他各層的公司都先後搬走了,但他們沒有收到物業通知。

這家飯店曾見證小米手機誕生,如今被京東27億收購

“酒改寫”面臨種種挑戰

關於翠宮飯店的未來,改造為寫字樓是目前外界猜測最多的方向。但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對這一可能的轉型方向並不看好,因為翠宮受限於酒店建築特點,改造後的效果會遜於一般辦公樓;而即使“酒改寫”真的實現,翠宮依然將面臨種種新的挑戰。

翠宮是北京單體老牌酒店遇冷的一個縮影。據酒店產權網的搜索結果,目前北京地區在售的五星級酒店達七家。馮少輝告訴記者,能公開查詢到的酒店出售項目只是很小一部分,目前北京有不少酒店資產仍在國有企業名下,未加入市場行為。

懷念翠宮的人懷念的或許是一個行將逝去、不可再來的時代。離開翠宮飯店去了其他企業工作的北京人張揚(化名)說,他再也沒有在其他單位遇到老國企翠宮那種老北京的人情味兒。

對於留下的,或是涉身其中的人來說,未來將走向何方仍是未知數。“做一天算一天吧。”留在翠宮寫字樓朝九晚五的陸琦說。

對翠宮飯店更合理也更俗套的歸因方式是新舊交替之間的陣痛。趙煥焱向記者分析了北京住宿業今年前三季度的市場結構和經營指標,認為整體情況向好,且增幅較大。

不過馮少輝不認可“酒店突圍”的說法。或許是出於長痛不如短痛的原理,他認為對市場最好的支撐是讓該被淘汰的個體儘快淘汰,“我們天天講突圍,真正突圍的酒店有幾家?寥寥無幾。”

新京報記者 朱玥怡 編輯 徐超 校對 範錦春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