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科技 > 正文

貝索斯指責美國小報以私密照片為由敲詐勒索

  相關新聞:

  貝索斯的私密短信是誰曝光的?線索竟指向情人哥哥

  與情人露骨短信遭登報 貝索斯自掏腰包要查個清楚

  貝索斯開啟私人調查 全球首富的婚姻被“定點摧毀”?

  世界首富貝索斯離婚 亞馬遜控制權生懸念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2月8日早間消息,亞馬遜CEO、全球首富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週四指責《國家問詢報》的母公司試圖“敲詐勒索”,阻止他對自己與情婦的私人短信和照片如何被洩露進行調查。

  貝索斯在博客平臺Medium上撰文稱,作為美國最大的小報出版商、《國家問詢報》的所有者,美國媒體公司董事長大衛·佩克(David Pecker)的中間人已經與他聯繫,要求他停止調查。貝索斯說,他被告知,如果自己拒絕,那麼這家發行商將公開貝索斯和情婦勞倫·桑切斯(Lauren Sanchez)的私密照片。

  貝索斯在談到美國媒體公司時表示:“當然我不希望個人照片被公開,但我也不會參與他們眾所周知的敲詐、政治恩惠、政治敲詐和腐敗行為。我寧願站起來,把這根木頭翻過來,看看有什麼東西會爬出來。”

  這件事開始於上個月,當時貝索斯及其妻子麥肯齊宣佈將離婚。隨後,《國家問詢報》發表文章,披露了貝索斯和桑切斯的婚外情。桑切斯是一名前電視節目主持人,目前也已經結婚。

  貝索斯的個人安全顧問加文·德貝克(Gavin de Becker)在最近接受採訪時表示,他正在調查,桑切斯的哥哥是否出於政治原因在幕後操縱了洩密事件。他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而特朗普一直以來對《華盛頓郵報》的老闆貝索斯持批評態度。

  貝索斯週四在網上發佈的文章提供了德貝克的律師與美國媒體公司律師之間的郵件。

  他寫道:“我在這裡寫下的東西與《國家問詢報》自己描述的故事完全不同。”(張帆、木爾)

  以下為貝索斯發佈的全文內容:

  昨天發生了一件不尋常的事。其實,對我來說,這事不僅僅是不尋常——它還是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收到一個我無法拒絕的提議。或者說,《國家詢問報》(National Enquirer)的高層人物至少是這麼認為的。我很高興他們能夠有這般自信,正因為如此他們的意圖在文字中表露無疑。與其屈服於敲詐勒索,我決定,不顧他們威脅的個人代價和尷尬,也要把他們發送給我的內容悉數公之於眾。

  《國家詢問報》的所有者AMI的負責人,是大衛·派克(David Pecker)。最近,AMI與司法部達成一項豁免協議,該豁免協議與他們在所謂的代表特朗普總統和他競選團隊的“Catch and Kill”活動中行使的職能有關。派克和他的公司還經常因為他們代表沙特政府而採取的各種行動,受到調查。

  有時候,派克把一切混為一談:

  “在特朗普先生當選總統後,他邀請派克參與白宮晚宴以感謝他的忠誠。在晚宴上,這位媒體高管帶來了一位客人,這位客人與沙特阿拉伯皇室成員有著重要的關係。當時,派克正在沙特開展業務,並希望為收購尋求融資……”

  聯邦調查人員和合法媒體當然有各種理由懷疑並證實,派克將《國家詢問報》和AMI用於政治目的。然而,AMI一直予以否認:

  “AMI強烈否認任何聲稱其報道是受外部力量、政治或其他因素煽動、指示或影響的指控。”

  當然,合法媒體一直在質疑這樣的說法。有報道為證:“Mystery Grows Over Pro-Saudi Tabloid: Embassy Got Sneak Peek”(親沙特的小報之神祕面紗)。

  幾周之前,當我的私人短信內容被曝光之時,我對這些事情還所知甚少。隨後,我請來調查人員,去弄清楚這些內容是如何遭到洩露的,並搞明白《問詢報》採取的在這些不尋常行動的背後動機。事實證明,現在有數個獨立的調查機構正在調查這件事。

  為推進我的調查,我請來了蓋文·德·貝克。我同貝克相識二十年有餘,他在這方面的專業能力非常出色,他也是我所認識的人中最有智慧和能力領導者之一。我告訴他,不要擔心佔用我的時間,雖然我平時確實很忙,也不要顧慮調查這件事所花費的資金,我會全力支持。

  為了方便大家瞭解故事始末,以下是一些前情概述:我對《華盛頓郵報》的持有權對我來說有點複雜。不可避免地,一些被《華盛頓郵報》曝光過的政要會自然而然地把我想象成他們的敵人。

  特朗普總統就是其中之一,他的推特內容早已說明一切。此外,報紙對其專欄作家賈邁勒·卡舒吉之死的必要且不停歇的報道,無疑在某些圈子裡極不受歡迎。

  (哪怕郵報給我帶來了一些麻煩,我從不後悔自己的投資。郵報是一個肩負重要使命的重要機構。我對該報紙的管理及對其使命的支持,將始終堅定不移,並且當我年老後回顧今天的堅持時,也會倍感自豪。)

  回到今天的敘事。幾天前,一名AMI的領導人告訴我們,派克對我們的調查十分“憤怒”。出於某些仍舊有待探查的原因,沙特因素似乎觸及了一些敏感點。

  聽說派克先生十分生氣後的幾天,我們先是收到了對方的口頭提議。他們表示,他們手裡有我的更多短信和照片內容,如果我們不停止調查的話,他們就會公佈這些內容。

  我的律師堅持,AMI無權公佈這些照片,因為每個人都對他們自己的照片擁有所有權,以及這些照片本身並不具備額外的新聞價值。

  AMI認為的新聞價值是,這些照片可以向亞馬遜的股東證明,我的商業判斷十分糟糕。24年前,我在自家車庫成立了亞馬遜,親自驅車去郵局寄送所有包裹。今天,亞馬遜擁有60多萬名員工,去年一年也是我們最賺錢的一年,哪怕我們重金投資了許多新項目。並且,亞馬遜還是全球最有價值的公司之一。我不擔心AMI的誹謗,事實說明一切。

  好了,讓我們回到他們以公佈我的私人照片來威脅我的這件事上。我猜想,大概是因為我們(我,我的律師和蓋文·德·貝克)並沒有對他們的威脅表現出足夠的害怕,因此,接著他們又發送了下面的郵件:

  發件人:迪倫·霍華德(AMI首席內容官)

  發送時間:2019年2月5日,週二,下午3:33

  收件人:馬丁·辛格(貝克的法律顧問)

  主題:傑夫·貝索斯和勞倫斯·桑切斯女士的照片

  機密且禁止傳播

  馬丁:

  我現在正準備下班,晚上不會在辦公室。你可以通過我的手機聯繫到我。

  但是,為了儘快解決眼下的局面,並且考慮到《華盛頓郵報》準備發佈未經證實的關於《國家問詢報》初次報道的謠言,我希望向您描述一下我們在新聞素材採集過程中獲得的照片內容。

  除了“腰帶以下部分的自拍”外,《問詢報》還掌握著另外9張照片,包括:

  ·貝索斯在某次商業會議上的面部自拍。

  ·桑切斯女士的回覆——她嘴含雪茄的照片,彷彿是在模仿某一性場面。

  ·貝索斯赤裸上身,左手拿著手機——手上還戴著結婚戒指。他下身穿著緊身黑色褲子或短褲——若隱若現的丁丁似乎要撐破褲子的拉鍊。

  ·貝索斯僅穿著一條黑色短褲的全身自拍,左手拿著手機——還戴著結婚戒指。

  ·貝索斯的自拍,穿戴整齊。

  ·貝索斯的全身自拍,僅穿著一條短褲。

  ·貝索斯在浴室裡的裸體自拍,戴著結婚戒指。除了腰部一條白色毛巾,全身一絲不掛,隱私部位若隱若現。

  ·桑切斯女士穿著紅色低領連衣裙,乳溝若影若現,可瞥見她的私密部位。

  ·桑切斯女士穿著兩件式紅色比基尼,乳溝引人遐想。

  發送這樣的郵件並不讓人感到愉悅,但我希望理智能儘快佔上風。

  迪倫

  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內容引起了我的重視,不過,可惜不是以他們希望的方式。AMI試圖讓我收手的各種個人羞辱都不會得逞,因為此事已然超越了個人榮辱的高度。如我這般地位的尚且不能忍受這種勒索,那還有誰可以?(在這一點上,很多人已經聯繫過我們的調查小組,講述了他們自己被AMI敲詐勒索的相似經歷,以及他們如何最終妥協,比如生計危在旦夕。)

  在我公開的AMI信件中,各位可以看清楚他們敲詐的確切細節:除非蓋文·德·貝克和我向媒體發佈以下不符事實的公開聲明,稱我們“不瞭解也沒有理由認為,AMI的報道帶有政治動機或受政治力量影響”,否則他們將公開我的那些個人照片。

  如果我們不同意堅定地發佈這一虛假聲明,他們稱他們將迅速發佈照片。哦,還有另一個相關的威脅:如果我們的聲明與上述謊言稍有偏差,他們會保留那些照片並在未來擇機發布。

  大家都知道,真正的記者從不會做這樣的事情:跟你說,如果你不按照我的要求做某件事,我就要把與你有關的醜聞公之於眾。

  當然,不管我在這裡如何描述,都不及《國家問詢報》他們的言辭來得有說服力。

  這些信件坐實了AMI長期以來的惡名:利用記者的採訪特權,躲在重要力量的保護之下,無視真正新聞報道的原則和目的。毫無疑問,我不希望自己的個人照片被公開,但我也不會屈服於他們臭名昭著的敲詐行為、政治恩惠、政治攻擊和腐敗做法。我選擇站出來,把前因後果公之於眾,然後看看到底能引出何種人物來。

  傑夫·貝索斯

  以下為貝索斯公開的對方郵件內容:

  發件人:喬恩·芬[jfine@amilink.com](AMI,副總法律顧問)

  發送時間:2019年2月6日,週三,下午5:57

  收件人:馬丁·辛格(德貝克的律師)

  主題:回覆:外部*回覆:貝索斯等/American Media等

  馬丁:

  以下為我們提出的條件:

  1. AMI與傑夫·貝索斯和蓋文·德·貝克(即“貝索斯方”)雙方完全徹底就互相之間的所有指控達成和解。

  2. 通過雙方認可的新聞機構發佈貝索斯方認可的經雙方同意的公開聲明,確認貝索斯方“不瞭解也沒有理由認為,AMI的報道帶有政治動機或受政治力量影響”,並且同意將停止繼續提及上述可能性。

  3. AMI同意不發佈、傳播、分享或描述該未發佈文本和照片(即“未發佈內容”)。

  4. AMI確認,公司未就其報道採取電子竊聽等行為,也對此類行為一無所知。

  5. 協議完全保密。

  6. 若貝索斯方任何人違反上述協議,AMI將豁免其在上述協議下的義務,並公佈未發佈內容。

  7. 本協議引起的任何其他糾紛應首先提交至加州JAMS調解。

  非常感謝,

  喬恩

  還有另外一封發送給辛格的郵件:

  尊敬的辛格先生:

  這份郵件是回覆您在2019年2月4日寫給迪倫·霍華德的郵件,並嘗試解決您客戶與其代表針對AMI在最近關於您客戶之報道背後動機的誹謗一事。

  首先,請知悉,針對有關您客戶,包括任何使用您客戶之“私人照片”等事情,我們的新聞採訪和報道均在過去、現在乃至將來,完全遵守適用法律。如您所知,“合法使用受版權保護之作品,包括製作附件等……以做批評、評論和新聞報道用途的……均不構成版權侵犯。”(17 USC Sec. 107. )鑑於數百萬美國人民將從亞馬遜的成功中獲益,您的客戶作為該公司的創始人、董事長、CEO及總裁,通過貝索斯先生的文本和照片來探索和反應他的判斷能力,完全具備新聞價值,也符合公眾利益。

  除您提及的版權問題外,我們認為有必要解決各種未經證實的誹謗言論——您客戶的代表在新聞報道中暗示《國家問詢報》的報道“有明顯政治動機”。事實上,您自己也在代表貝克先生回覆霍華德先生在2019年1月31日發送的郵件中,也宣稱我們報道中的“政治動機是明擺著的”。

  正如我在2月1日回覆您在1月31日發送的郵件中聲明的那樣,AMI強烈否認任何聲稱其報道是受外部力量、政治或其他因素煽動、指示或影響的指控。簡單來說,這是一篇新聞報道。

  但是,我們認為,您客戶的代表,包括《華盛頓郵報》,持續以發佈不實和虛假指控的方式,損害AMI及其高管們的利益。

  對此,我們特此要求您立即停止並終止此類誹謗行為。任何進一步傳播這些虛假、惡意、投機且未經證實的聲明都將損害到您客戶的利益。除非立即終止此類誹謗行為,否則我們將根據適用法律採取補救措施。

  正如我之前提議的,我們對此事的新聞採訪和報道完全合法,且符合公眾利益與關注。此外,AMI將繼續不屈不撓地為了公眾利益對此事進行報道,這一立場也符合貝索斯先前所謂的“無意阻止關於他的報道”且“大力支持新聞工作”。

  也就是說,若您的客戶同意停止並終止上述誹謗行為,我們願意就我們掌握的文本和照片內容進行有建設性的對話。迪倫將會與您就此事進行進一步協商。

  所有其他權利、指控和反指控以及抗辯均特別保留且不予以放棄。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