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教育 > 正文

評論:校外機構性侵高發 監管部門該反省了

據《半月談》日前報道,家長望子成龍,想給孩子一個美好的未來,送去“一對一”培訓班,但換回的是孩子的身心受傷……2018年以來,僅深圳一地就已經發生8起校外培訓機構教師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在教育行業從業人員性侵兒童案中佔比高達57%。

家長原本是送孩子去“一對一”培訓,結果卻成了“一對一”性侵,這樣的荒謬令人難以接受。而如果考慮到現實中可能還有被侵害但不願報警的情形,真實情況可能更嚇人。

這樣的情形令人痛心。此類暴力行為,也註定會成為這些孩子們一生的噩夢,需要她們在今後漫長的歲月裡,一點點修復心靈的創痛。

校外機構性侵高發的原因並不複雜。不外乎這些機構往往環境密閉,缺乏有效監控;而從業人員素質良莠不齊,不管什麼人都可以來充當教師,等等。

除此之外,目前有關部門對校外機構缺乏有效監管,也是諸如虐童、性侵等極端行為高發的重要因素。

以深圳為例,監管弱到什麼程度?據報道,據不完全統計,2016年以來,深圳每年經營範圍涉及教育、培訓的企業註冊量均在2萬家以上。而深圳市教育局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1月,深圳市校外培訓機構472家,“只有學科類培訓需要備案”。但深圳市教育局提供的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第一階段摸底排查結果顯示,深圳面向中小學生開展文化教育培訓的校外培訓機構總數4693家,其中無照無證和有照無證機構共3373家。

這也意味著,大量校外培訓機構違規遊走在缺少教育主管部門監管的空白地帶。通俗地說,就是無人管束,愛怎麼幹就怎麼幹。

進一步講,無證照的機構固然各行其是,而即便有證照的,事實上,監管的陽光也很難照射到這些地方。此前一些私立幼兒園,甚至是一些公立幼兒園頻頻曝出虐童事件,就足以表明,來自教育主管部門的監督是多麼孱弱。以如此脆弱的監管,又如何能夠約束好泥沙俱下的培訓機構?

這樣講,當然不是說希望教育行政部門把這些校外培訓機構都管起來,而是旨在強調,該管的如公共安全、師生界限等等問題,必須要有一整套制度與辦法。這是政府的責任,也是一個社會正常運行的基本要求。

此事也警醒有關方面,除了管好那些已經是市場主體的培訓機構,從根本上,還是要加快教育改革,提升教學質量,減輕學生負擔,讓孩子們能夠從無休無止的培訓班中直起腰來。

校外培訓為什麼火爆?為什麼家長明知道“上班”會加重孩子負擔還要給孩子報很多班?還不是升學壓力逼的?還不是教育資源不均衡的現狀造成的?

所以,能夠在學校內完成的事情,不要總是推給社會;能夠讓孩子們輕鬆快樂學習,就不要搞得成天疲憊不堪;能夠讓孩子們在家門口接受優質教育,就不要滿世界擇校。

教育培訓行業的野蠻生長,呼喚監管規範,也呼喚加快教育領域的全面深化改革,辦出真正讓人民滿意的教育來。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