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熱點 > 正文

為什麼這一次是這37國領導人來北京 名單很有看頭

  (一)

25日到27日,北京又是盛會——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召開。

  重要性毋庸多言,至少三個最吧:

  1,這是2019年中國最重要的一次主場外交;

  2,高峰論壇是“一帶一路”框架下最高規格的國際合作平臺;

  3,“一帶一路”也是迄今為止中國向世界提供的最重要公共產品。

  簡而言之,貴客盈門、群賢畢至,規模大大超過了2017年的第一屆峰會。不到六年時間,“一帶一路”影響深遠,中國外交有勇有謀有作為,確實讓世界刮目相看。

  哪些領導人來北京共襄盛舉呢?

  按照王毅同志4月19日披露的,除聯合國祕書長、IMF總裁等國際組織首腦外,還有37個國家的元首、政府首腦確認出席論壇。

  與第一屆不同,這一次沒有列出具體領導人名單,但這37個國家,以英文字母排列如下:

  奧地利、

  阿塞拜疆、

  白俄羅斯、

  文萊、

  柬埔寨、

智利

  塞浦路斯、

  捷克、

  吉布提、

  埃及、

埃塞俄比亞、

  希臘、

  匈牙利、

  印度尼西亞、

  意大利、

  哈薩克斯坦、

  肯尼亞、

  吉爾吉斯斯坦、

  老撾、

  馬來西亞、

  蒙古國、

  莫桑比克、

  緬甸、

  尼泊爾、

  巴基斯坦、

  巴布亞新幾內亞、

  菲律賓、

  葡萄牙、

  俄羅斯、

  塞爾維亞、

  新加坡、

  瑞士、

  塔吉克斯坦、

  泰國、

  阿聯酋、

  烏茲別克斯坦、

  越南。

  此外,

  法國、

  德國、

  英國、

  西班牙、

  日本、

  韓國、

  歐盟

  也將派出領導人委託的高級代表與會。

  先不管後面的這些高級代表,要知道,兩年前第一屆高峰論壇,還是29個國家領導人出席,這一次,一下增加到了37個。

  除領導人外,還有更多的嘉賓。

  王毅的原話是:

  很多國家積極要求來華參會,來自150多個國家和90多個國際組織的近5000位外賓確認出席論壇,與會的外方代表涵蓋了全球五大洲各個地區,涉及政府、民間組織、工商界、學術機構等社會各界。

  5000位,這還是外賓。

  不得不說,現在很多會議在其他國家開,可能就是會議;但在中國開,確實是群賢畢至,開著開著就成了盛會。

  (二)

  來的都是客,但為什麼是這37國領導人?

  名單非常有看頭,既體現了當前國際地緣政治的新變化,也不乏其他一些國家的小心思。

  誰是老朋友,誰是真朋友,誰是新朋友,一清二楚,幾個看點吧:

  看點一,最讓人意外的,來參會的還有拉美領導人。

  按道理說,古絲綢之路肯定不會包括拉美,但拉美領導人也積極來參加峰會,更充分說明了“一帶一路”的魅力。

  這名拉美領導人是誰?

  智利總統皮涅拉。

  仔細看了一下,“一帶一路”峰會開了兩屆,智利總統就來了兩次,兩年前是總統巴切萊特,兩年後是新總統皮涅拉。

  從智利到中國,真的是不遠萬里。去年出差去阿根廷,太遠了,都沒有飛機直達,加上轉機時間,整整飛了30多個鐘頭,飛得暈頭轉向,不是一般的辛苦。

  這麼遠來赴會,可見真感情。在和皮涅拉會談時,根據新華社報道,最高領導人就連說了“兩個第一”——智利是第一個同新中國建交的南美國家,也是第一個承認中國完全市場經濟地位,並評價,“中智關係長期走在中拉關係前列”。

  中智關係很不一般,所以,喜歡吃櫻桃的中國人,你們冬天能吃到那麼多智利櫻桃,應該也不是偶然的。

  記住了,以後有人再說“一帶一路”沿線國只有60多個,其實都是錯誤的,我們放眼的是全世界。

看點二,最集中來北京的,是東盟國家領導人。

  東盟共有十個國家,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泰國、菲律賓、新加坡、文萊、越南、老撾、緬甸和柬埔寨,這一次,十個國家一個不拉,全部到場。

  這是非常罕見的外交舉動。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印尼幾天前剛剛大選,但還是派副總統卡拉來到北京;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已經93歲高齡,也再次欣然到訪中國。

  這更凸顯了周邊鄰國對“一帶一路”的格外看重。

  為什麼?

  確實有好處啊。

  不久前去印尼訪問,就深深體會了印尼基礎設施欠缺帶來發展瓶頸。

  當時,我們一行去調研雅萬高鐵,從雅加達開車上高速公路,100多公里就到萬隆,按道理最多也就一個多鐘頭,但走了5個多鐘頭才到工地。據說這還真是快的,堵塞更嚴重的話,前一天晚上出發,第二天中午都未必能到達。

  就在這條高速公路旁,設計時速350公里的雅萬高鐵正在建設中,這是印尼也是東南亞第一條高鐵。當地人都充滿期待,雅萬高鐵竣工後,將極大改變印尼人的出行方式,並對印尼經濟產生巨大拉動作用。

  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進行更多更有效的合作,應該也是周邊國家領導人多次來中國的原因。

  記得兩年前第一屆峰會,東盟十國中,泰國和新加坡領導人就沒有到場,泰國領導人是因為國內有事,沒法來;新加坡肯定還有點想法,也缺席了。

  但兩年後,東盟領導人在北京實現了大團圓。如果不是大選太臨近,勝負還未完全明確,印尼總統佐科應該親自來北京了。這一次派副總統來,還特意帶了一封親筆信。

  至於新加坡,應該也是想清楚了,所以這次積極參加。這就對了嘛。

  看點三,最受矚目的客人,毫無疑問是普京。

  這並不是說其他客人不尊貴,而是說論在國際政治舞臺上的分量,普京無疑是其中最重量級的嘉賓。

  “一帶一路”峰會開了兩屆,普京就來了兩次,也表明中俄關系互信的升級。以前外界熱傳俄羅斯對“一帶一路”有心結,美國對中俄關系也不乏挑撥,等等,隨著普京的多次北京之行,這些聲音應該可以煙消雲散了。

  事實上,中俄關系正漸入佳境。

  這是今年普京第一次訪華,下半年新中國70週年大慶,作為老朋友的他,估計他還會再來一次。

  普京是不缺少故事的。記得上次“一帶一路”峰會,就是在等待與中國領導人會談間隙,看到釣魚臺有架鋼琴,普京還特意秀了下琴技。但很可惜,那臺鋼琴似乎有時間沒調音了,音調不太準,普京總是沒找到感覺,最後只得趕緊蓋上了琴蓋……

  但請注意,老道如普京,可沒有一直抱怨中國的鋼琴太差,後來只是說那架鋼琴比較難彈,外交大家啊!

  能在重大外交場合輕鬆彈琴,正說明中俄關系的密切。

  但這一次,釣魚臺應該肯定準備好一架上好鋼琴了吧。

  看點四,這一次歐洲領導人來得更多了。

  歐盟國家中,就有奧地利、塞浦路斯、捷克、希臘、匈牙利、意大利、葡萄牙,此外還有非歐盟的白俄羅斯、塞爾維亞、瑞士等。

  尤其是意大利,也已是第二次參加峰會。更讓人刮目相看是,意大利不久前還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成為七國集團中第一個加入“一帶一路”的國家。

  其他主要西方國家呢?這一次也有很大轉變,按照中國外交部的說法,法國、德國、英國等都派出領導人委託的高級代表與會。

  從某種程度上,也體現了這些國家的矛盾心態,既想抓住“一帶一路”帶來的機遇,又不想顯得太過積極被某國指責。

  比如,英國這次派出財政大臣哈蒙德來參加,英國《金融時報》就評論說,英國派財政大臣參加“一帶一路”論壇,這是希望為英國企業獲得更多“一帶一路”合同進行遊說。

  當然,總體看,東歐還是多於西歐。在一些西方國家多少還持些觀望態度時,更多東歐國家,則已在努力抓住這個機遇。

  看點五,意味深長的,有一個重要鄰國,領導人沒來。

  這個鄰國,就是印度。

  巴基斯坦來了,尼泊爾來了,印度就是不來;普京來了,杜特爾特來了,但莫迪就是沒來。

  從積極處理解,可能莫迪太忙了吧,最近忙著大選,印巴邊境也不平靜,事情確實夠多夠煩的。

  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印度一直對“一帶一路”抱有心結,就生怕搶了印度的風頭,這次如果來了,反倒是奇蹟了。

  也沒關係,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看到周邊國家紛紛受益,印度最終會回心轉意的。只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動作慢了,虧就大了。

  (三)

  兩年時間,這個世界變化很大。

  不少國家,發生了政權更迭。新領導人和舊領導人,政見往往不一。坦率地說,對中國的態度,多多少少也有差異;但是,似乎也並不妨礙他們仍舊來北京參會。

  比如:

  馬來西亞,上一次是總理納吉布,這一次是總理馬哈蒂爾;

  智利,上一次是總統巴切萊特,這一次總統皮涅拉;

  埃塞爾比亞,上一次是總理海爾馬里亞姆,這一次是總理阿比……

  就以埃塞爾比亞為例,總理阿比來北京後,根據新華社的報道,在與中國領導人會見時,他就很感慨說,來到中國就是到了第二故鄉,中國是埃塞最可靠的朋友,最值得珍惜的夥伴……埃塞將積極參與共建“一帶一路”。

  兩個最,應該是發自肺腑。去了一趟非洲,發現非洲人對中國的感情,確實是真心誠意的。

  在埃塞訪問時,看到在“一帶一路”框架下,中埃合作的一系列工程,正給埃塞帶來重大變化,尤其是中國公司承建的亞吉鐵路,極大順暢了埃塞的人員貨物往來……

  最有意思的是,埃塞在這條鐵路沿線,佈局了多個經濟開發區。用當地朋友的話說,埃塞是最像中國的非洲國家,正在全面複製中國經驗,經濟正在快速發展,連埃塞的列車員,現在的衣服和手勢,都跟中國列車員一模一樣。

  馬哈蒂爾這次說得就很明確,我來中國,就是要借鑑思考中國發展的成功經驗。

  37個國家領導人到訪,從一個更宏大背景看,也反映了一個國家選擇的崛起道路。

  當年英國稱霸世界,靠的是殖民體系;

  美國稱霸世界,靠的是盟國體系;

  中國崛起,但不稱霸,靠的是什麼?

  靠的就是越來越大的朋友圈。

  “一帶一路,”是迄今為止中國為世界提供的最重要公共產品。記得兩年前,王毅就說,我們無意為“一帶一路”劃定明確的地理界限,“一帶一路”從本質上說是一個國際合作的倡議,可以而且應該向所有志同道合的國家開放。

  心到哪裡,就到哪裡。

  這其實更是一種自信。

  前兩天牛彈琴就說過,在古代,形容一箇中央王朝強大,往往用六個字:近者悅、遠者來。

  近悅遠來,萬方輻輳,這其實就是“一帶一路”正展現出的風采。當然,內修文德,外服友邦,不可偏廢。政通人和,百姓安樂,才更有底氣和信心。

  或許,若干年後回來看,4月底的中國一連串的外交魅力攻勢,將是世界格局演變的一個重要節點。亞歐大陸乃至更廣袤地區的地緣政治格局,正在發生重大而深遠的變化。

點擊進入專題:

2019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責任編輯:王亞南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