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財經 > 正文

清流|皇氏集團折翼影視業:降價甩包袱 多元戰略前途未卜

出品|網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劉培

編輯|趙妍

皇氏集團(002329.SZ)4年前的影視跨界,正遭遇全面“滑鐵盧”。

皇氏集團近期發佈2018年業績快報顯示,淨利潤虧損6.2億元,同比下降1193%。主要原因為皇氏御嘉影視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皇氏御嘉”)四季度業績未達到預期,計提商譽減值準備5.5億元。

皇氏集團對4年前高溢價收購的影視製作公司皇氏御嘉直接全額計提商譽減值,至此,皇氏集團收購的兩家影視公司業績均出現大幅下滑。

事實上,2018年4月因為北京盛世驕陽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盛世驕陽”)2017年業績未達到預期,計提1.9億元的商譽減值準備,導致2017年集團歸屬淨利潤僅為0.57億元,下滑四分之三。隨後,盛世驕陽也在2018年被轉手賣掉。

皇氏御嘉和盛世驕陽的業務各有側重,前者發力於影視劇的拍攝、製作,後者著重新媒體影視節目整合、發行、運營。二者在影視行業資本大熱的2014年,幾乎同時被皇氏集團選擇為跨界併購的標的。

不易覺察的是,曾受資本熱捧的盛世驕陽,幾乎成為這一波熱潮中最早開始暴雷的影視標的,也是後來影視行業版權訴訟最多的公司之一。

業內人士向網易清流工作室稱,盛世驕陽和另一家“東陽盟將威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下稱“盟將威”)的深度合作,在信息網絡傳播權的授權合同上一些條款簽訂“草率”。網易清流工作室發現,和盟將威的訴訟導致盛世驕陽數千萬元資金被佔用,加劇了資金緊張,收入大幅下滑不達預期,最終也讓皇氏集團選擇“捨車保帥”。

如今,皇氏集團當年收購的另一影視公司皇氏御嘉再遇業績大幅下滑、計提大額商業,也意味著皇氏集團這家發家於桂滇之地的企業多元化業務陷入迷途。

為衝業績身陷多個糾紛

2015年3月,皇氏集團,以現金和股權支付的方式,高達7.8億元的交易對價,高溢價從徐蕾蕾等股東手上收購了盛世驕陽100%的股權。

該溢價收購的前提條件是雙方此前曾簽訂的一份協議,如果盛世驕陽的淨利潤不低於6000萬元,收入不少於2.5億元,黃氏集團則以溢價2.37倍收購盛世驕陽。

這份協議可能為盛世驕陽後續的發展,埋下了伏筆。為了採購更多的版權內容衝業績,盛世驕陽原股東徐蕾蕾頻繁融資,以手中現有的版權質押給銀行、金融機構融資,用以支付更多的版權,資金成本十分高昂。

皇氏集團2015年7月披露的收購法律意見書透露出盛世驕陽當初的融資成本之高。比如,2014年12月,盛世驕陽和第三方財富平臺旗下基金北京惠通恆業投資中心(有限合夥)那裡,融資5500萬元,不到半年時間,資金成本高達17%。

而同一個月裡,另一筆和遠東國際租賃有限公司的保理融資協議中,盛世驕陽將旗下的4098萬元的應收賬款轉讓給保理公司,融資2000萬元,同時還將自己持有的77部影視版權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採購金額為2.09億元)作為“反擔保”,一旦盛世驕陽未能按照約定返還資金,上述版權將無償為保理公司所擁有。

除了融資,皇氏集團及其實際控制人黃嘉棣,也為盛世驕陽衝業績、完成簽署“溢價收購協議”而資金輸血:皇氏集團收購前提前支付了一筆免息的5000萬元的預付款,黃嘉棣個人以較低的銀行基準利率出借1440萬元,隨後又以個人控股的廣西金源資產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借給盛世驕陽3000萬元。

上述資金的支持,讓盛世驕陽短時間購買大量影視版權,盛世驕陽可以藉此分銷,獲得分銷收入和廣告收入。2014年,盛世驕陽實現營收3億元,同比增長61%,淨利潤同比增加近2倍。盛世驕陽也因此實現了被皇氏集團高溢價收購的目的。

然而也正是這一期間購買的著作版權,後續引發了多起訴訟糾紛。

盛世驕陽一位負責分銷市場的前員工向網易清流工作室稱,“盛世驕陽存在多起發行糾紛,在版權行業中一些資質提供不全,播出時間延期,發行權益範圍上產生糾紛,在當前行業都屬普遍情況。但是和盟將威的幾個版權合作糾紛,則屬於內容和原則上出錯。”

該人士所稱的“內容上出錯”,是指雙方所簽訂的內容不符合正常合同約定。在她看來,協議的簽訂很草率。她提到的一個和盟將威簽署的版權為電視劇《龍門鏢局》。

根據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開出的2017京0101民初899號的判決書顯示,2013年2月雙方簽訂《龍門鏢局》許可協議,盟將威將網絡信息傳播權授予盛世驕陽;隨後,針對《龍門鏢局賀歲版》,簽訂《備忘錄》、《補充協議1》《補充協議2》。

雙方發生最大的分歧在於《龍門鏢局賀歲版》的相關協議簽訂上有漏洞。原則上, 簽訂許可協議,需要版權售出方出具明確的電視劇製作許可證、發行許可證,授權節目的著作權證明,以及獨享的授權節目信息網絡傳播權及轉授權權利的證明文件符合合同約定的節目介質等。

從判決書公告的協議內容上看,《補充協議2》並未對上述條款有詳細約定。而盟將威方則據此稱,盛世驕陽未收到盟將威方面出具的《龍門鏢局賀歲版》相關權利證明,是因為那是第一部龍門鏢局協議條款,第二部不需要交付上述材料。因此盛世驕陽據此訴求的盟將威方違約賠償沒有依據。

最終導致盛世驕陽敗訴,不僅提前支付給盟將威的的預付款570萬元打了水漂,而且2400萬元的發行合同損失無法得到補償。

“盛世驕陽有專門的法務,合同的簽訂都很嚴格的,而盛世驕陽和盟將威簽訂的幾個版權發行合同上,盛世驕陽在合同中幾乎沒有什麼主動權,雙方肯定有一些牽絆,要不然也不會籤這樣的協議”。前述盛世驕陽前員工向網易清流工作室稱。

盛世驕陽在2018年將盟將威告到法庭,要求盟將威針對電視劇《下一個奇蹟》返還許可費和資金佔用費2570萬元,以及電視劇《我在回憶裡等你》、《結婚的祕密》,返還許可費等3581萬元,該案件目前還在審理中,尚未判決。2018年4月,法院據此已經凍結盟將威凍結盟將威銀行賬戶內存款共計3114萬元。

降價甩“包袱”

當年高溢價收購而來的盛世驕陽,僅在2015年當年完成業績承諾。2016年淨利潤指標完成,但運營收入佔比指標完成未達標,2017年實際業績僅完成28%。

2018年5月,皇氏集團在對盛世驕陽大幅計提商譽後,擬作價8.1億元,低於收購(包括增資)的成本8.6億元,公開掛牌轉售盛世驕陽。6月,降價10%,作價7.3億元售出。

黃嘉棣還為買方提供1.6億元的收購貸款,皇氏集團後披露將其定為關聯交易。而受讓方的最大自然人股東蔣勇,此前被媒體報道,與黃嘉棣關係密切。

而在出售盛世驕陽所採納的評估數據中,網易清流工作室發現,盛世驕陽預測未來業績預期的毛利率也普遍低於歷史水平。

沃克森(北京)國際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出具的沃克森評報字(2018)第0380號評估報告,對盛世驕陽在2017年做出商譽減值過程中所作出的數據預測顯示,2018年營業收入預期為3.1億元,主營業務成本為1.9億元,由此計算毛利率為38.7%。以此類推,2019年毛利率降低為34%,2020毛利率為37%。

而根據盛世驕陽的審計報告顯示,2014、2015、2016、2017年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3.0、4.2、4.2億元、2.6億元,營業成本分別為1.5、2.2、2.1億元、1.4億元,就此計算毛利率為50%、47%、49%、46%。

這也就是說,皇氏集團和評估報告給出的未來盛世驕陽的盈利性和2017年以前相比,下降幅度為7%-12%。

負責該項目的沃克森評估師未對上述毛利率預測低於歷史水平進行置評,僅向網易清流工作室稱,“時間太久,不記得了,具體事情向盛世驕陽那邊諮詢,我們預測的數據都是他們給的”。

皇氏集團向網易清流工作室迴應稱,公司採用的評估報告是選擇獨立、客觀、權威的第三方專業評估機構出具的報告,其評估意見不受到公司層面的影響。第二,評估報告是評估機構依據當時的行業政策市場環境和企業狀況等因素作出的綜合評估。

皇氏集團稱,客觀來說,2017年以來,受國家政策影響,各省市對地面數字電視傳輸覆蓋網進行了專項整治,關停全部輪播商業頻道,導致盛世驕陽在近二十個省市地區的NVOD頻道輪播業務被迫停止,進而大幅縮減了其節目版權運營的廣告收入,企業相應毛利率下降屬正常情形。

第三方評估師豐廷紅向網易清流工作室分析稱,“我們估值的時候會對管理層提供的預測進行評估,會結合企業自身過往經營的盈利水平,以及同行業競爭對手盈利水平作參考。當預測毛利比之前實際毛利低10個百分點,需要管理層有合理解釋,為何成本會居高不下,是什麼原因導致成本變高,這些都要考慮。”

市場上對影視版權運營業務比較大的兩家公司,公認的是捷成股份2015年收購的華視網聚,另一家就是盛世驕陽。

捷成股份2017年在版權運營收入高達19億元,遠高於盛世驕陽數倍。2017年,捷成股份集中採購200部版權,2018年,面對影視大環境,從內容製作和版權運營並舉的情況下,調整為著重版權運營業務。

新三板一家主營業務為版權運營業務的森宇文化(871565)收入尚不足上億元。其2016-2017年,毛利率為53.6%、58%。森宇文化稱,公司淨利潤的大幅增長的主要原因為版權分銷收入的大幅增長以及有效的成本控制措施。

皇氏集團的戰略迷途

無論是從積極收購到倉促甩賣盛世驕陽,還是2018年業績快報對另一影視公司皇氏御嘉計提大額商譽減值,均折射出皇氏集團這幾年多元化業務戰略的困境。

4年前,跨界影視行業時,皇氏集團對外稱,是為了避免因主營業務單一而帶來的市場波動風險,有利於促進公司進一步實現多業態共同發展的轉型升級。

2010年上市以來的皇氏集團,曾報以“水牛奶三年甲天下”的雄心,主打自己的高端產品,但隨後歷經水牛奶質量檢測、虛假宣傳等問題,信譽受損,利潤率大幅下降,戰線收縮。

藉助影視板塊的跨界,皇氏集團的業績大幅扭轉,並保持高速增長。年報顯示,2013-2016年,皇氏集團營收分別為9.9、11.3、16.9、24.5億元,歸屬淨利潤分別為3636萬元、7574萬元、1.8億元、2.9億元。

以2016年作為併購影視板塊業績的高點,這一年,盛世驕陽和皇氏御嘉兩家公司貢獻了40%的營收和72%的淨利潤。

這幾年間,皇氏集團受到併購影視盤活業績增長動力的啟發,選擇的是將戰線拉的更長。

2016年,皇氏集團還收購了完美在線剩餘40%的股份、入股母嬰跨境電商臻品悅動;2017年6月,皇氏集團現金支付4.65億元收購浙江築望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築望科技”),進入信息服務行業。

2016年2月,皇氏集團子公司和賽領資本旗下子公司合作成立上海賽領皇氏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全體合夥人認繳出資10.02億元。

該股權投資基金的設立最初,名為推進公司主營的兩大領域項目。而實際上根據後來的公告信息顯示,上述基金的投資方實際繳付資金3億元,除了1.35億投入一家視頻技術服務商外,其餘資金絕大部分是購買理財產品,還有3500萬元投入萬達商業。

不過,參與萬達商業,正值萬達私有化之時,皇氏集團的股票受益於萬達私有化概念股,半個月時間,皇氏集團股票上漲近40%。黃嘉棣精準的售出股票套現7.3億元,讓這家跨界影視的公司多了一個“不務正業”的名頭。

2017年,皇氏集團開闢了另一道路,通過和大型投資機構成立基金,參與地方政府大額基礎設施建設。如2017年12月,皇氏集團和小村資本合作,擬募資12.5億元參與廣西政府的電子產業建設;2018年11月,皇氏集團和亞洲投資機構野村國際香港公司合作,承建四川資陽市的檸檬小鎮項目,該項目預計總投資55億元。

儘管皇氏集團試圖橫向擴張公司業務,但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多元化展現下,2017年集團業績大幅下滑,並非僅僅是影視板塊業務被相繼大幅計提商譽減值,另一大主業——乳業也面臨普遍的虧損。

根據2017年年報,皇氏集團的淨利潤虧損1億元(非合併報表,主業為乳製品業務),主要對集團淨利潤有影響的控股乳製品子公司之一皇氏集團湖南優氏乳業有限公司虧損1181萬元。

折翼影視夢,傳統乳業盈利不足的皇氏集團,未來的增長點在哪裡?

清流工作室是網易財經旗下原創財經調查團隊,關注A股上市公司的財務健康狀況,致力於為市場提供獨家財經調查,維護資本市場透明度。

更多內容,歡迎關注微信公號

清流|楊冪公司股權遭東方明珠降價甩賣 或因“無法深度合作”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