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時尚 > 正文

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

在過去的三十年裡,有一種流行趨勢具有著無與倫比的影響力和爭議,滲透著整個時尚界乃至平民審美中——它被稱為Heroin Chic”

“優雅(Chic)”顛覆了以往的形象,而以諸如黑眼圈、白臉頰、深紅脣的頹廢妝容,凌亂的髮型和慵懶的姿態出現。

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

憂鬱的形態中,除了帶有一種奇異的病態美,還帶著一些似是而非的情調與訴求性,隱約示意這些頹廢的靈魂內裡似乎有著不同於主流價值觀的其它深度,也在今天的青年文化中佔據了一席之地。

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

在20世紀90年代,Calvin Klein的宣傳廣告開始出現消瘦且面無表情的酷系模特,著名攝影師Corinne Day與Nan Goldin等人的作品捕捉著像Kate Moss、Jodie Kidd和Jaime King這種“流浪風格”模特的華麗頹廢私生活影相。

一夜之間,人們厭倦了時尚界傳統的那些高貴與優雅之美的說辭,共同迎接這場詩意與傷感並存的風潮席捲。

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

它是一種對過往美學的反叛。

故意背棄80年代的舒適過度的享樂主義,以從更真實的東西中汲取靈感,大量在時尚照片中出現的慵懶、瘦骨嶙峋的模特同時暗示了他們迷醉的生活,人們細細品鑑著另一種非常態的美感。90年代初亦滋生了無數名作的產生,諸如《猜火車》、《低俗小說》、《邊緣日記》等經典電影都是在這個文化背景下產生,各種實驗性的演繹也讓這種風格的主要精神面貌與氛圍得以記錄。

在那個時代,備受推崇的Grunge搖滾樂的音樂人們同樣是最早把“Heroin Chic”帶入大眾眼前的主要推手之一。Grunge搖滾同樣與流行趨勢對抗:“對於躁動且精力充沛的年輕人來說,在乎的是個體的獨特感的不被磨滅。”

這種反叛態度愈演愈烈,乃至讓這種稍顯病態的風潮被不斷美化,成為年輕人心中一種標榜著不甘被同化的態度。

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

“在High Fashion界,’High’不再’Fashion’”。

設計師們將他們的整個系列圍繞著這場熱潮,整個“Heroin Chic”颶風席捲了全世界。直到著名搖滾偶像Kurt Cobain和時尚攝影師Davide Sorrenti因藥物而逝世,一切重新洗牌,全世界開始反思這場狂熱。他們的英年早逝引發了各大雜誌的警覺,也引發了高層人士的關注,一些時尚照片助長了不健康的東西讓人成癮,變得性感和酷,引誘青年人群涉入險境。”

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

1997年,包括John Galliano,Stella McCartney,John Rocha,Reynold Pearce和Andrew Fionda在內的13位知名設計師簽署了一份聲明,表達他們對“藥物成癮危害”的關注,反對繼續使用“Heroin Look”作為時尚宣傳。到了1999年,Gisele Bundchen登上雜誌的封面,宣告外形健康、氣質優雅的性感模特重新迴歸,至此,“Heroin Chic”叫停,一個新的審美時代到來,人們開始推崇健康陽光的美。

雖然在接下來的幾年,“Heroin Chic”被世界作為一個“不好”的趨勢一度反省和冷落。然而近年來,隨著時代對個性化的愈發推崇,這種美學趨勢又似乎開始重新復甦。以Saint Laurent為代表,品牌們再次使用陰柔骨感的模特以營造意猶未盡的黑色氛圍大片。在互聯網時尚大勢中,亦隱約迴旋著一種回潮改版後的“Heroin Chic”風格,與當今其它新的時代熱點融合,成為青年文化的主要特徵。

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

這種風尚在新的世代以新的方式來暗示自己潛在的情感深度與對一些現實桎梏的不滿,以此向外界表達自己獨特性——像是一場以消極排解消極的自我沉醉式表演,青年們在這條表達之路上,一度以一種別樣的方式,全情釋放了自己內心的聲音。

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我沒病!只是比正常青年瘦一些

撰文 · YUAN

設計 · 李澤敏

BAZAAR MEN 2019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