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教育 > 正文

家長吐槽群多平臺多 班主任”合併渠道”只留兩個群

杭州一位小學班主任,前晚在自己微信朋友圈發了一條信息——

教育者應該多站在“家長本位”思考教育問題,謹慎選擇教育媒介。一種新手段採用之前,需要先考慮好減法。QQ群、微信群、杭州教育、釘釘,再加做實驗的App,英語配音的App……家長們確實手忙腳亂!

聯想到上月與一家長閒聊,談及初中選擇,說有朋友建議她“一定要想辦法去某校,千萬別去某校。因為去某校就一定要有一個家長不上班,否則應付不過來。”說法極端了點,但也說明了存在的一種現象。老師們(包括我自己)常常以為自己說過了,或者在某個平臺發過了,孩子、家長就應該都知道了、清楚了。可實際上孩子們是沒有手機的,所以,依賴手機終端的平臺都是需要依賴家長的。你說家長這點轉告都不願意做,會不會被扣上“不負責任”“不配合”的帽子?但家長們確實忙,這麼多終端,確實容易遺漏。

老師為什麼這麼說,發生了什麼事?

昨天快報記者聯繫上這位班主任,他說,這學期根據要求,家長們的手機又新裝了一個App,這次長假有任課老師在這個App發了一項作業,有一位家長沒有留意,國慶長假回校,孩子沒完成這項作業。家長一著急,來跟老師溝通——“現在我們有杭州教育App、微信群、QQ群、釘釘……老師們在不同的渠道佈置作業,渠道太多了就會有問題,有沒有可能老師們統一佈置作業。”

“我也是做家長的,深切理解家長的諸多不便。”和家長溝通後,這位班主任連夜與各科老師聯繫,一起商量對策,決定把原先五個信息發佈渠道減少到兩個,並立下嚴格規定,一個群只發布學校通知、作業要求,另一個群僅供家長和老師日常交流。“今後,老師們在其他群佈置作業,家長們可以‘視而不見’,這幾天,我也會陸續退出其他無關群,不給家長任何困擾。”

昨天一早,班主任在班級群裡宣佈了這個消息。家長群裡一片歡騰,家長們最直接的反應是“很好很好!謝謝老師給家長減負!”

學校信息發佈平臺繁多,家長不堪其擾,這只是某些學校面臨的尷尬嗎?昨天,我們調查了杭州各所中小學,很多學校都陷入這樣的窘境。我們隨機採訪了多位家長,每個人都有話要說,有家長說:“現在孩子讀書,家長也被嚴重捆綁,就說接收、落實學校的各種信息,每天都忙得暈頭轉向。”還有媽媽一聽這個話題,立刻迴應:“這個事情,我已經忍很久了!”

“跟搞情報工作一樣,太崩潰了!”

杭州一位二孩媽媽每天盯著8個群

張女士有一兒一女,兒子上五年級,女兒上二年級。作為二孩的家長,張女士說對於孩子入學所要做的家校配合,自己做好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但是當女兒去年上小學起,工作量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料。

女兒和兒子在同一所小學,女兒一年級還沒開學,新的家長群很快建起來了:微信群、QQ群、“杭州教育”App群,別人是三個群,張女士乘以二:6個!第一學期期末考試結束,老師突然說要大家新下載一個App,用來發期末考試成績,再加上這兩個,張女士各個手機軟件一共有8個群,每個群不定時會有消息,每天都需要看好幾遍。

因為每個應用軟件的功能不同,日常微信群最活躍,家長們聊天比較多;QQ群里老師會佈置一些作業,還經常會有照片;“杭州教育”App群裡,個別學科老師會發小朋友課堂表現;還有一個釘釘軟件會發孩子們的成績、課程表,還可以打卡等。

每天下午放學前後,各個群就熱鬧起來了,叮叮咚咚響個不停:各個學科的老師會把佈置的作業發一遍,班主任還會把一些學校的安排也發在群裡。“其他群可以設免打擾模式,這些群可不敢,萬一漏了重要信息就麻煩了。”昨天,張女士一邊翻著手機的群給我看,一邊感慨說。

為了不遺漏群裡的信息,張女士很認真,每天傍晚單位開完會趁著休息的時間,她就把群里老師佈置的事情一項項整理出來,然後打印好帶回家,做完一項劃掉一項。“不這樣肯定會漏掉,兒子女兒年級不同,每天的作業完全不一樣。你知道嗎,事情最多的一次,打印了滿滿一頁A4紙,用的還是宋體小四號字體。”說起這件事,張女士還有點無奈。

堅持了一個學期,張女士撐不住了,跟老公“抗議”:“一天盯8個群,太崩潰了,這樣的強度,你也來試試!”家庭分工啟動,之後,老公管兒子班上的四個群,張女士管女兒班上的四個群。

關注的群少了,兩個人覺得整理打印沒必要,每天口頭轉達孩子們要做的事情。沒想到一星期下來,狀況百出:“女兒一星期五天上課,三個上午用老師的手機給我打電話,一會是字典沒帶,一會考卷沒帶,一會口算本沒帶,讓我給她送去,到第三天我實在受不了了,在電話裡跟她說,我不會給你送的,就讓老師批評你吧!”

爸爸那邊也是各種情況,有個星期學校活動多,連續三天每天的放學時間都不一樣,兄妹倆在傳達室給爸爸媽媽打電話:“你們怎麼還不來接我們!”追查原因,原來是爸爸漏看某個App上的消息。

“說真的,每天關注各個信息群,跟搞情報工作一樣,精神很緊張,老公看股票K線圖,注意力都沒這麼集中。”張女士說起這些事,哭笑不得,“我和老公還在磨合,這些群必須要看住!”

“什麼時候給家長減負?!”

任女士的孩子在一所民辦小學上五年級,說起這個話題,她聲音一下子提高了幾度:“給孩子減負,什麼時候給家長減負!”

她打開手機,邊翻邊介紹:“我們班有三個大群,微信群、QQ群、杭州教育App群,還不包括假日小隊等小群,班主任和任課老師,根據自己的喜好,駐紮在不同的群。班主任和數學老師喜歡在微信群發作業,英語老師和科學老師喜歡在QQ群里布置作業,還有一個杭州教育App群,大家雖然都在,但都不怎麼說話。”

“每天晚上檢查作業,家長需要翻不同的群。老師佈置作業也沒時間點,家長需要時時蹲守。有一次週末睡覺前翻手機,突然發現還有一項科學觀察作業,兒子一下就哭了。”

“有時候沒看到群里老師佈置的作業,也有一個客觀原因,老師每說一句話,都有家長回覆‘收到’‘謝謝老師’,重要信息很快被淹沒。”

快報記者調查15所學校

小學階段使用的平臺最多

目前,杭州的中小學都用哪些平臺跟家長溝通?

昨天,快報記者隨機調查了15所學校,包括8所小學、5所初中、2所高中。

8所小學中,有2所學校使用4個平臺和家長交流,2所學校使用3個平臺和家長交流,3所學校使用2個平臺和家長交流,1所學校只使用1個平臺。

記者發現,在小學裡,家長和老師的聯繫比較密切。有些學校微信、QQ、釘釘、杭州教育App都用上了,家長花費的精力比較多。另外,為了完成一些任課老師佈置的打卡作業,不少家長還要下載其他App。

5所初中學校,3所學校使用2個平臺,2所學校只使用1個平臺。

到了初中,學生越來越獨立,家長和老師的聯繫也在慢慢減少。不過,為了保持和家長的正常溝通,大部分學校會保留一到兩個群,方便老師和家長溝通。一位初中家長說:“我們班用的是微信群,裡面有老師和學生家長,還有一個釘釘也常用,釘釘是用來進行作業打卡,平時的通知基本都是微信群裡發的。”

2所高中學校,都只有1個平臺和家長聯繫。

和小學、初中相比,高中學校和家長溝通會更少一些。高中老師一般使用QQ或者微信比較多,老師們雖然在群裡,但說的話也不多,有問題基本上會和家長個別溝通。

有位孩子剛上高中的媽媽,還有點不習慣:“我們小學和初中的家長群,老師們經常在群裡反饋一些孩子的信息,一到高中,一天到晚群裡都沒什麼動靜,還真是不適應。”

一位資深小學班主任說:

這個情況我們也是被動的

不光家長累,我們也累啊

杭州一位小學班主任,教齡18年,說起這個話題,也很無奈:“這個情況我們也是被動的,家長所說的這些負擔並不是老師造成的,一線老師的壓力也很大!”

“我們剛工作那會兒,沒這麼多先進的軟件,只有校訊通,有事情的話給家長群發一條短信,擔心有家長沒看到,還會在短信最後加一句:請大家互相轉告。那時候家長可以進校園接孩子,需要跟家長溝通的,當面就可以交流。”

“到了2008年左右,QQ軟件比較普及,有些老師開始嘗試建QQ群,老師和家長的互動也慢慢多了起來。再到2013年左右,用微信的人越來越多,有些班裡除了QQ群,還會再建一個微信群。再看看近幾年,各種各樣的軟件五花八門,功能也越來越複雜,有些一個通知下來,要班主任通知家長裝,不光是家長覺得累,老師們也累啊!”

和家長交流的過程中,有些老師還遇到“幸福的煩惱”。一位小學班主任說了自己的經歷:“現在的通訊越來越發達,人人都有手機,家長對孩子的教育也越來越重視。我碰到過幾次,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全家人都來加我好友,我不想加,但我很糾結,覺得有些辜負他們。”

一位英語老師說:“每個假期,都需要孩子完成口語表達作業,孩子拍完視頻上傳,我需要逐個點評,一個年級六個班,光點評都要花好長時間,還要及時跟家長互動,有時候點評得眼睛都花了!”

家長群裡,很多家長要配合老師完成的一項作業是“打卡”,有些老師要求非常嚴格,打卡連假期都不能停。一位民辦小學的家長說,他們從一年級開始,每天跳繩都要錄視頻,上傳後,老師都要點評。有些家長硬著頭皮完成打卡,但也有一些抱怨。

“要求打卡的老師一定都是非常敬業的,他們放棄自己的休息時間,一個個點評孩子的作業,家長覺得累,老師也很辛苦,碰到這樣的老師很難得。”一位校長說。

文暉中學曾規定每個班只建一個群

一年下來堅持得不錯

家長們的手機上各種各樣的群、App越來越多,其實,不少學校和老師們也在想辦法,讓家長少一點負擔。

有些班主任很有心,制定了班級的《家長群公約》:QQ群的功能是上傳作業、資料留檔,微信群的功能是交流提醒。還有一點很貼心,不管老師發什麼內容,都會加一句“無需回覆,以免刷屏”。這位班主任說,家長群,並不是越熱鬧越好。

說起各種家長群,很多家長都覺得煩惱,不過,也有個別小學家長說起這個話題,有點驕傲:“我們只有一個軟件,所有事情老師都在這裡說。世界很清靜,沒有那麼多紛紛擾擾!”

這位媽媽說,這個軟件功能蠻強大的,可以發通知、簽字回執、打卡,另外,社團選課搖號都在這個軟件上完成。而且,為了減輕家長們的壓力,一年級入校第一次家長會就規定了,不允許私自組群,現在三年下來,就一個正式的班級群,老師們發發通知,群裡的家長也不用加好友,私下溝通的話直接可以私信或者電話,家長之間或者家長和老師,溝通都很方便。

去年十月,杭州市文暉中學出臺規定,每個班級只能建立一個由班主任管理的家長微信群。一年下來,這項工作開展得怎麼樣?

文暉中學校長姚琪翔說,目前,每個班只有一個家長群,堅持得還不錯。在群裡討論的內容,老師們也很注意。比如有關孩子的個人情況,群裡不交流,不能點名批評某一位學生,也不提倡表揚學生。需要個別交流的學生和家長,鼓勵老師通過家訪、約訪,或者請家長來學校,面對面地聊一聊。

為什麼家校之間的聯繫

會成為家長、老師難以言說的負擔?

通信技術越來越發達,學校和家長之間的聯繫也越來越緊密。老師們通過各種信息平臺瞭解學生在家的學習情況,家長們通過各種家長群瞭解孩子在校的學習情況,這種無縫連接的家校聯繫模式,看起來是件好事,為什麼會突然變味,成為家長、老師難以言說的負擔?

有老師直言:“現在各種App等應用軟件進校太亂太雜,有的一哄而上,強制要求家長下載、關注,使用過程中缺乏有效管理,壓力就轉移到家長和一線老師身上,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種亂象真的要好好清理了!”

還有老師說:“細看一下,很多應用軟件功能重複,確實沒有必要讓家長重複下載,有的事情明明很簡單,比如發一個通知,完全可以在一個群裡說清楚,為什麼要轉移到其他群,新技術的應用,反而讓溝通成本增加,這是教育管理者需要反思的一個問題。”

還有幾位老師提到一個問題,“各種班級群的建立,看起來信息很豐富很熱鬧,但是這種熱鬧真的有必要嗎?”

有老師舉了一個例子,“有的學校讓家長安裝某種軟件,孩子每堂課的表現,比如是否舉手發言,有沒開小差,都會及時反饋給家長,這樣的細節反饋,能讓家長隨時瞭解孩子的學習狀態,但從另一個角度看,這種及時反饋有點關注過度了,孩子一旦反饋表現不佳,家長容易焦慮,孩子也會時時處於惶恐中。”

“天天讓孩子在手機上打卡,完成各項作業,就像某些單位的KPI考核一樣。現在我們對孩子的教育,為什麼會變得跟流水線上檢查商品一樣,這麼機械呆板?”一位教育工作者發問。

“讀書終歸是孩子自己的事情,家長不能全部包攬,老師也需要自己的生活。我們是要充分享受現代技術提供的各種便利,但是不要被束縛住。家校交流,互相留一點空間,大家也許會更加從容一些。”一位校長評說。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