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軍事 > 正文

委內瑞拉與美交惡是中國歷史機遇?或有機會搞到F16

  本文轉自:揚基幀察站

  自打1月10日馬杜羅開啟新任期以來,這局勢就更不安穩了

正當委內瑞拉國內危機不斷髮酵,反對黨領袖瓜伊多已經宣稱自己為“臨時總統”,並獲得美國在內的多國支持時,當地時間1月23日下午,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突然宣佈與美國斷交,並要求美使館人員72小時內離開委內瑞拉。

  在facebook上,馬杜羅原有的總統認證(上)已被取消(中),瓜伊多得到了認證(下)

  雖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立刻放話,“不承認馬杜羅有權中斷與美國的外交關係”,但在委內瑞拉軍隊已經明確為馬杜羅站臺的情況下,馬杜羅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瓜伊多有啥後招也不清楚,局勢如何發展仍不明朗。

  臉書是承認瓜伊多了,但沒有軍隊背書,這距離勝利還遠著哪

  目前就外交部聲明而論,我國對此事件仍然保持不干涉他國內政的一貫立場;不過想必很多人都清楚,委內瑞拉軍隊手中有一樣我們渴求已久的東西,在美委斷交後,其操作可行性大幅上升。。。。。。如果馬杜羅能夠穩定局勢,能不能cos一下當年埃及和蘇聯翻臉之後,把米格-21MF和米格-23MS倒手給我們的故事?

  讀者朋友們也相當期盼啊

  儘管起初差點被美國繞進F-16/79這個坑裡,但最終在名為“和平三角(Peace Delta)”的美國對外軍事銷售(FMS)框架下,委內瑞拉空軍於1983年9月拿到了首架標準的F-16A Block 15型,到1985年年初接收全部24架F-16A/B,裝備於專門為之成立的第16戰鬥機大隊(16這個番號就是根據F-16取的)。

  在智利空軍2006年獲得F-16C/D Block 50之前,委內瑞拉是南美唯一擁有三代機的國家

  上世紀80、90年代,是16大隊這些F-16的巔峰歲月,不僅達到了85%的超高妥善率,甚至還在1992年被邀請前往美國參加“紅旗”軍演,首開非北約國家空軍參加這項美國空軍頭號演習的記錄。此後這些F-16陸續進行了一連串小升級,諸如加裝“萊特寧”導航/瞄準吊艙,可以使用精確制導武器,並將發動機從F100-PW-200升級到了F-16C/D使用的F100-PW-220E。

  第6大隊20週年紀念塗裝的2337號F-16B

  2005年是16大隊滿編成軍20週年,委內瑞拉藉機提出對F-16機隊進行中期壽命升級(MLU)。不過此時已經是立場反美的查韋斯執政時期,美帝氣得都暗地裡鼓搗了好幾回政變想整死他(都沒奈何得了),還能給他升級F-16?甚至還逼迫以色列於當年10月中旬取消了和委內瑞拉簽好的F-16升級合同。

  莫慌,老子有的是辦法!

然而查韋斯畢竟是南美大地著名狠人,2005年11月1日,老查公開在電視上宣稱,“如果美國不履行提供備件的合同,我就把F-16送給古巴和中國”。半個月之後,時任美國駐委大使也立刻宣佈,首批急需的F-16備件(起落架和彈射座椅)已經於11月4日發往委內瑞拉,其餘零部件也將陸續發放。

  然而這只是嚇唬人,並沒有真給我們

  倒是讓伊朗人接觸了一下

  雖然美國最後只是通過賣備件恢復了委軍F-16的飛行能力,仍然傲嬌地拒絕為這些F-16升級航電武器系統;但畢竟自己先把口子開了,別人再去跟委內瑞拉談相關合作,美國也不好太過干預。於是比利時SABCA公司派人去幫著做機體延壽,以色列ELBIS公司派人去升級航電武器,可謂一切盡在老查掌握。

  經過猶太人的“妙手回春”後,這些F-16已經升級到可以使用以制怪蛇-4型格鬥導彈

  正是在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時至今日,16大隊仍然有部分F-16處於良好的可飛狀態,與第11/13戰鬥機大隊的蘇-30MK2共同拱衛委內瑞拉空防。就在2018年12月10日,俄空天軍2架圖-160戰略轟炸機等大型機編隊訪問委內瑞拉時,16大隊至少出動了2架F-16,與俄軍機進行聯合演習。

  圖-160轉場落地時,F-16雙機編隊通場致意

  與圖-160編隊飛行的一架F-16B

  與圖-160編隊飛行的委空軍蘇-30MK2和F-16B。隨著F-16A/B的老化,蘇-30已經成為委空軍的主力

  在30餘年的飛行生涯中,16大隊先後有2架F-16A和1架F-16B因事故墜毀,另有2架F-16A因機體狀態不適宜飛行而進入博物館,目前賬面上仍有14架F-16A和5架F-16B。此番馬杜羅宣佈與美國斷交,意味著這些F-16生涯最後階段的備件供應渠道將徹底斷絕,逐漸消失在委空軍機隊中。

  由於16大隊和11大隊均部署在“解放者”基地,所以還常能看到F-16與蘇-30同框的畫面

  無論是中國還是蘇/俄,歷史上獲得過的性能最好的(可飛行)西方陣營戰機實物,也就是F-5這種級別的專供出口型二代機;弄到可飛行的美製三代機,並像西方陣營對蘇-27/米格-29那樣,去進行深入試飛乃至異型機空戰對抗,是中俄兩國軍隊和航空工業部門長期夢寐以求、卻從未實現的事情。

  即使現在美軍及其僕從國已經開始批量換裝F-35系列,作為我國周邊國家和地區的主力機型,F-16仍有充實假想敵部隊的豐富價值

  個人估計,歷史上有著獲取西方陣營裝備資料實物的豐富經驗,近期又頻繁派遣圖-160萬里遠征委內瑞拉,言下之意“普大帝能罩得住你”的俄羅斯,很可能已經開始在這方面未雨綢繆了。而且俄羅斯還有一項重要優勢,那就是其空天軍和伏爾加第聶伯公司麾下的安-124機隊,可以輕鬆完成迅速將F-16轉運回俄的任務,而非海運這種“夜長夢多”的方式。

  蘇-30都運得(上為印尼空軍、下為越南空軍訂單),F-16更是沒問題

  另外,俄空天軍還可以隨時從現役機隊中抽調一定數量的、機齡較新的蘇-30M2戰機(與蘇-30MK2性能幾乎一致),迅速補充委空軍的裝備缺額;如果把時間要求稍微放寬些,俄方甚至可以提供仍在生產中的蘇-30SM和蘇-35S作補償——能換點貨真價實的美製三代機回來,這真不虧。

  俄空天軍擁有20架蘇-30M2,2013年之後交付的16架飛機均為全新生產,機齡比委軍的蘇-30MK2機隊更短,還能完全從融入委內瑞拉空軍現有保障體系

  相比之下,由於引進/國產化蘇-27系列飛機按照協定無法出口其他國家,我國能提供給委內瑞拉空軍的戰鬥機只有殲-10和“梟龍”,相比俄方可能開出的條件並無明顯優勢。因此我國要想爭取獲得F-16,更多得從其他領域的武器出口,甚至要從空間更廣泛的非軍貿領域去想辦法,才會獲得更明顯的“比較優勢”。

  相比取代,互補往往是更好的生存之道,特別是在利益攸關之時。圖為委內瑞拉閱兵上的蘇-30和國產K-8教練機編隊

  遙想當年,美國因發現巴基斯坦開始研製核武器,並計劃將其首批F-16改裝為運載平臺,遂於1990年實施對巴武器禁運,已經生產出來的後續批次F-16被長期封存在美國的“飛機墳場”。美巴兩國圍繞這批飛機的爭執持續了很久,隨著巴基斯坦於1998年在印度的核試刺激下也連續進行核試驗,談判再度擱置。

  這批長期封存,狀況良好的“新”飛機,後來被美軍挪給假想敵部隊使用

  雖然我國不僅應巴基斯坦的要求迅速研製出了殲-7MG,填補了巴空軍老飛機退役的空缺;這一時期還向巴基斯坦交付了大量各類外貿裝備,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印巴軍力差距;但由於美巴關係還沒惡化到斷交這種程度,加上巴政府及軍隊內部的不同意見等原因作祟,我們最終並沒有能因此而更加接近F-16——這款臺灣地區空軍當時剛剛列裝的絕對新銳。

  阿富汗戰爭之後,為答謝巴基斯坦在反恐作戰中的貢獻,美國向巴空軍交付了F-16C/D,對巴基斯坦這樣的小國來說,這事兒也就只能算翻篇了

  時至今日,我軍在中巴“雄鷹”系列聯合演習中,都沒有與F-16見面的機會(巴空軍F-16的每個飛行架次,美方顧問都有具體記錄)。所以除了在防空識別區攔截巡邏任務中實際見過的對手之外,我軍在對外演習中“交手”過的最先進的西方軍機,就是泰國空軍的JAS-39C/D。

  然而畢竟咱們的對手裡沒人使這個啊。。。。。。。

  在我軍新時期軍事訓練正朝著瞄準實戰化、瞄準強敵的方向前進時,一個擁有可飛行的美製三代機機隊、且與我國長期關係良好的國家,卻與美國突然斷交,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歷史機遇。在臺灣問題解決之前,也許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接近獲得F-16的機會了。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