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熱點 > 正文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崔毅飛)作為北京唯一雕刻吸水獸的石樑橋,斷龍橋近日開始解體修繕。由於橋下水流湍急、走行機動車等外力因素,導致橋基下沉、橋墩石缺損。為治癒這些“內傷”,相關部門對斷龍橋進行了臨時解體,拆解過程中發現一臺千斤頂。2012年7月21日大雨過後,這名“大力士”已為斷龍橋負重長達六年之久。

意外 北京地區獨特石樑橋 解體修繕

在北京市房山區大石窩鎮水頭村南,雲居寺、石經山、唐遼塔群共同構成了中國佛教文化的一座寶庫,1961年被國務院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雲居寺前有一條河,明代建四墩五孔石樑橋一座,由敦厚的花崗岩石塊砌築而成,橫跨東西兩岸,得名斷龍橋。古橋沿用至今,是進出雲居寺文物管理處的必經橋樑。

《北京古橋》一書作者、北京史地民俗學會祕書長樑欣立,走訪過北京地區240多座古橋。他對北京現存古橋進行盤點,吸水獸多現於石拱橋拱頂一側,但在石樑橋上雕刻吸水獸的,斷龍橋是唯一一座。

斷龍橋多年來走行機動車,加上橋下河流湍急,承載橋臺和橋墩的橋基局部被衝空,個別橋墩石被大水沖走,導致古橋局部沉降。2018年7月5日,中國政府採購網公佈了《房山雲居寺文物管理處斷龍橋搶險加固工程公開招標公告》,預算金額382.09萬元。

據記者瞭解,上世紀90年代,雲居寺文物管理處曾對斷龍橋進行整修加固。

樑欣立認為,科學的搶修與加固,有利於延長文物壽命。但讓他有些意外的是,斷龍橋等來的並非簡單的搶險加固,而是“解體修繕”。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斷龍橋三座橋墩被臨時拆解(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修繕前的斷龍橋,橋面被逐年墊高,中間兩座橋墩上的分水金剛石缺失,依靠鋼架支護(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橋樑上的螭狀吸水獸,是斷龍橋的點睛之筆(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對缺失橋墩進行臨時支護的鋼架(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現場 拆出千斤頂 最重石料重達5噸

老照片顯示,上世紀初的斷龍橋,橋面由石板鋪就。但隨著歲月變遷,古橋的橋面逐漸被墊高,高出原有橋面約80釐米,橋面鋪設柏油,以便機動車通行。此次修繕,墊高部分被清理,原始橋面重見天日。

接下來,橋面石、4組橋墩中的3組被拆解,暴露出坑窪不平的橋基、及其大大小小的鵝卵石。僅東側1組橋墩未動。

拆解下來的石板、橋墩石,整齊碼放在兩岸。為避免摩擦,石料之間用木板條隔離。每塊石料均按照方位進行標號,以便日後重組。

據現場工人介紹,為夯實被衝空的橋基,他們不得已先將古橋解體。但這不同於拆除一般建築物,古橋還要復原,拆下來的每塊石料日後都要繼續使用、歸於原位。因此在吊運石料過程中,工人都非常謹慎,避免造成損傷。

吊運這上百塊石料,現場一臺起重臂力達25噸的汽車起重機忙活了整整3天。最大的一塊石料長約3.2米、寬約1.3米、厚約0.45米,重達5噸,相當於3輛普通小轎車的總重。樑欣立判斷,明代建橋時,這些厚重的石料,通過牛車或馬車、圓木滾槓、潑冰的方法進行搬運,運輸、雕鑿這些石材,耗費了不少人力。

在兩側的橋樑中央,各雕有一尊獸頭,採用剃地起突雕法,石獸頭頂長角,雙目圓睜注視河面,方頭方腦很是可愛。作為斷龍橋的點睛之筆,這兩塊石料得到了重點保護。

此前,中間兩座橋墩迎水面、總共四塊分水金剛石被大水沖走,相關部門用支架臨時保護。修繕中支架被徹底拆除,同時發現一臺承載上限為50噸的油壓千斤頂。這臺形似炮筒的“大力士”高約1米,鏽蝕嚴重,曾置於橋下和支架一同負重。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修繕之初,工人清理墊高的橋面,最初的橋面石得以重見天日(樑欣立先生提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一臺汽車起重機將花崗岩石塊小心翼翼地吊裝到岸邊(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拆解下來的石料被整齊碼放,以備日後復原使用,工人師傅腳指的一塊石料重達5噸,是所有石料中最重的一塊(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臨時拆解的石料被整齊碼放(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每塊石料都有編號,以備復原使用(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支護用的鋼架被徹底拆除(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修繕前缺損的橋臺石已被尋回(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現場拆出來的千斤頂(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這臺千斤頂的最大承載顯示為50噸,它為斷龍橋負重長達六年(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獲得重點保護的吸水獸(攝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 記者崔毅飛)

解讀 解體修繕系迫不得已 用原材料復原

《中國文物古蹟保護準則》第27條,修繕:包括現狀整修和重點修復。重點修復應儘量避免全部解體的方法,提倡運用其他工程措施達到結構整體安全穩定的效果。當主要結構嚴重變形,主要構件嚴重損傷,非解體不能恢復安全穩定時,可以局部或全部解體。解體修復後應排除所有不安全的因素,確保在較長時間內不再修繕。

對於斷龍橋的解體修繕,雲居寺文物管理處綜合科項目辦的梅科長介紹說,他們在修繕過程中發現,斷龍橋橋下的海墁(橋孔內外河底的鋪墁構造體)存在衝空,有的海墁石、以及中間兩座橋墩的幾塊分水金剛石被沖走,導致古橋局部下沉,他們迫不得已採納瞭解體修繕的方法,臨時拆除橋墩等構件,然後進行橋基加固,再將古橋復原。

梅科長透露,缺失的石料主要是2012年7月21日大雨中被沖走,之後他們用金屬架臨時支護,包括一臺千斤頂,但這並非長久之計。好消息是,在此次修繕中,被沖走的石塊被全部尋回、一塊不少,最遠的一塊石料距離古橋二三十米。在對古橋解體過程中,施工方對所有石塊進行編號、以及位置標記。在未來的修繕中,斷龍橋將恢復原狀,包括海墁、橋基這些隱蔽位置也會使用原有石材,盡最大努力還原古橋的歷史風貌。

修繕工程預計2019年年底完工。斷龍橋未來是否繼續走行機動車,還有待商榷。

多知道點 古橋建築中的“活化石”

隨著社會發展,很多古橋被廢、被毀、或被埋。倖存下來的古橋,多數成為官方認定為不可移動文物。有的已經喪失原功能,而有的還能為現代交通發揮餘熱,甚至走行機動車。

名氣比較大的,如萬寧橋、北海大橋、朝宗橋、八里橋。斷龍橋雖知名度不高,卻也是為數不多通行機動車的古橋,成為古橋建築中的“活化石、活文物”。

北京一古橋解體修繕 挖出千斤頂

上世紀初的斷龍橋(摘自《北京志·雲居寺志》)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原創作品拒絕任何形式刪改,看法新聞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