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熱點 > 正文

兩位退休部級高官 為何對我們發出這樣的肺腑之言

  新春假期之後,新的工作又開始了。回首過去一年的採訪,有兩段話,印象尤為深刻。

  一是曾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黨組書記、副主任,一輩子跟國企改革“綁”在一起的陳清泰說,從沒什麼“一抓就靈”,那些所謂“一包就靈”“一股就靈”“一給錢就靈”的說法,事實已一再證明,是脫離實際的、片面的,甚至有害的。

  二是曾任鐵道部部長、黨組書記,中國鐵路大提速主要推動者和領導者之一的傅志寰說,站在別人的肩膀上,這句話,對“科學”是對的,對“技術”可能不一定對。科學問題,牛頓定律,是全世界的共同財富,不會保密。但是技術,尤其核心技術,是保密的,買不到的。你要站到別人肩膀上,別人說我不幹了,一溜肩,你就掉到地上了。

  這些話,泛泛地看,可能“無感”。但採訪中,他們都不是憑空而論,背後有很強的現實針對性。

  陳清泰的話背後,是當年他初任廠長,廠里正熱火朝天的“分級承包”,實踐證明亂象迭出。儘管“承包”正紅極一時,是全國輿論在倡導的時髦熱詞,甚至提出承包要“橫向無邊,縱向到底”,但他堅持實事求是地分析承包制的利弊,從實際出發選擇改革的舉措。

  傅志寰的話背後,牽涉到長期以來常被引用,廣為人知的“市場換技術”一說。他一直堅持“市場可以換技術,但要換核心技術,難上加難”,強調“關鍵要培育自主創新能力”。

  他們的話,針對的是廣為風行的說法和做法。他們當然不是在顛覆,完全推翻,而是針對盲從、教條、一味跟風,堅持具體分析,強調全面靈活。其中關鍵一條,就是始終保持清醒,堅持辯證思維。

  當時全國倡導承包,是就一般性而言,是從面上的引導,是一個方向性。但具體到每一個單位,就有一個一般性和特殊性的辯證關係。“市場換技術”也是如此,有一個階段性的辯證把握。他們面對的壓力,不可謂不小。

  能夠堅持,固然與他們一些個人特點有關,比如性格。他們都談到自己心底的“執念”,總認為考慮問題應把本質內涵搞清楚,不願沒想清楚就決策,內心認準的事不放棄。但能堅持,還在於他們的“搞清楚”“認準”,是建立在辯證唯物的思維方法上,從而站在了理上。

習近平總書記今年1月發表的《辯證唯物主義是中國共產黨人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一文,談當前要注重解決好幾個問題,第一條就是克服主觀主義,要求“堅持從客觀實際出發制定政策、推動工作”。文中指出:“很多同志在認識上是知道的,但在遇到具體問題時,有些同志會出現‘亂花漸欲迷人眼’的情況,經常會冒出各種主觀主義的東西,有時甚至頭腦發熱、異想天開”。

  陳清泰就曾深有感觸,“企業改革是偉大的社會實踐,但遇到的最難解決的,往往是理論、認識和觀念問題”。只要實踐不斷,發展不斷,改革不斷,克服主觀主義就依然是重要的現實課題。

真知灼見,是事業向前之基,在關鍵時刻往往起關鍵作用。而越是事關重大的真知灼見,越需要統一多方面的、深層次的認識。實踐告訴我們,真知灼見從產生到推行,都不是容易的事。如何儘可能提供真知灼見生長所需的土壤、空氣、陽光,本身也是一個辯證唯物的課題。

  從主觀方面來說,實踐者要克服主觀主義,同時積極發揮精神能動性,努力在紛繁複雜中去求那個“是”。從客觀方面來說,關鍵的一條,還是形成堅持辯證唯物主義的共識、能力、氛圍和相應機制保障。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矛盾是躲不開也繞不過去的,必須有直面的態度,用大氣力、下真功夫,加強調查研究,準確把握客觀實際,堅持發展地、全面地、系統地、普遍聯繫地觀察事物,實現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良性互動。

  新春開局,各項工作,無論調研、決策,還是落實、創新,都依然呼喚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經得起檢驗的真知灼見。

責任編輯:趙明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