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熱點新聞 > 熱點 > 正文

中國經濟週刊:“割韭菜的趙薇們” 真的管不住嗎

  原標題:[經濟ke]“割韭菜的趙薇們”,真的管不住嗎?

  卡爾·馬克思說:“如果有50%的利潤,資本就會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資本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潤,資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絞首的危險。”

  

  如果有300%以上的利潤,卻只要輕輕地打個板子,資本會怎樣?現實遠比理論精彩。

  這兩天,作為非典型演藝界人士,“小燕子”趙薇又火了一把,登上了熱搜榜。這全靠全國人大代表,人稱“犀利姐”的樊芸。

  原來,3月7日,在上海代表團的全體會議上,樊芸當著證監會主席易會滿的面說,現在證券法頂格處罰只有60萬元,解決不了問題,像趙薇割韭菜,不止一項罪名,加起來才罰70萬元。她為此建議證監會主席易會滿“要管管”。

3月9日深夜,人民日報官微發表評論稱,“管管割韭菜的趙薇們!”當著證監會主席的面,人大代表道出了股民的心聲,說到了規範市場的點子上。

  趙薇到底什麼情況?《中國經濟週刊》曾多次報道(點擊閱讀《趙薇翻盤無望?》),現在來個劇情回放之《小燕子傳奇之空手套白狼》:

2016年,趙薇掌控的龍薇傳媒號稱出資30億元收購萬家文化(現“祥源文化”,證券代碼600576),但趙薇從自己口袋只拿出6000萬元,其餘30億元全是借來的。

  隨後,證監會調查顯示,龍薇傳媒在信息披露上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以及重大遺漏等違規違法行為。

  一句話:謊話連篇。

  根據現行規定,證監會給出了頂格處罰:對萬家文化、龍薇傳媒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60萬元罰款,對孔德永、黃有龍、趙薇、趙政給予警告,並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

  注意,這已經是頂格處罰。

  即便如此,趙薇夫婦對“輕如鴻毛”的處罰並不服氣,在收到處罰決定後立刻提出了申訴。

  

  趙薇不是第一個受到證監會頂格處罰的資本市場玩家,也不是第一個不服再戰的大佬。

  說起來,趙薇不服,也著實有她的道理。畢竟,與其享受同等待遇的人,比她可舒服多了。再說,那些人是犯了事,而她還可以說是犯事未遂。

比如,金亞科技實控人周旭輝。如今被強制退市的金亞科技,當年靠著財務造假上了市,市值一度高達150億元。

  證監會查實,金亞科技在IPO申報材料中虛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營業收入,佔當期公開披露營業收入的47.49%、68.97%;虛增2008年、2009年1至6月利潤,分別佔當期公開披露利潤的85.96%、109.33%。

  不光是IPO階段,金亞科技將造假進行到底。金亞科技在2014年年報中,虛增利潤總額8049.55萬元、虛增銀行存款2.18億元、虛列預付工程款3.1億元。

  “頭頂生瘡,腳底流膿”,徹頭徹尾造假上市,你認為應該怎麼處罰?

  《證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明確,發行人不符合發行條件,以欺騙手段騙取發行核准,尚未發行證券的,處以30萬元以上60萬元以下的罰款;已經發行證券的,處以非法所募資金金額1%以上5%以下的罰款。

  證監會的決定是,對金亞科技處以60萬元的罰款,實控人周旭輝處以90萬元的罰款,其餘相關人處以10萬到30萬不等的罰款。同時對周旭輝採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看了這樣的處罰,是不是理解了趙薇的委屈?

  靠著造假上市,實控人周旭輝套現獲利多少呢?[經濟ke]一算這種賬就生氣,就頭疼,只看著周旭輝的姐夫2013年一次減持就套現8774.5萬元,就知道周旭輝從資本市場撈走了多少錢。

  

  與金亞科技“難兄難弟”的欣泰電氣也因造假上市被強制退市,但是,面對確鑿的證據,欣泰電氣表示不服,向法院起訴證監會。一審敗訴後,還提出上訴。

  作為創業板退市第一股,欣泰電氣也能拉出墊底的小夥伴,比如萬福生科。

  據《中國經濟週刊》報道,2013年,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兼總經理龔永福全面造假萬福生科(現名佳沃股份,300268),五年半虛增收入9.05億元,最終的處罰卻只是罰款30萬元。

  萬福生科不僅沒退市,還在湖南當地資本大玩家湘暉系的運作中,成功找到聯想控股旗下的佳沃集團接盤。不到4年,湘暉系靠一個殼賺了9億元。至於龔永福,套現拿到的錢是他以前靠賣大米也許十輩子都掙不來的利潤。

  看看萬福生科,欣泰電氣心底在說,“俺要的就是一個公平。”

  這幾個都是典型案例,再來看一個不那麼突出,但頗為常見的例子。

2017年初,來自湖南郴州的“高斯+貝爾”組合“高斯貝爾(證券代碼:002848.SZ)”上市,其自我介紹是這樣子滴:掌握數字電視領域內的20多項核心技術,“從設備、系統到終端的核心技術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裡”。

  此外,高斯貝爾還涉及5G、智慧教育、家居智能等多個熱門概念,常常能在這些概念火爆時收穫一波上漲。

  上市前,高斯貝爾業績那自然是按IPO標準所要求的那樣連年增長,可上市就變臉,2017年利潤大幅下降,2018年就成功“扭盈為虧”。

  上市變臉,是A股公司長演不衰的經典曲目,高斯貝爾登臺唱一次也不算啥,至今也沒受到什麼處罰。

  2018年2月,湖南證監局核查發現,高斯貝爾其準備動用募集資金收購的公司存在業績大幅造假,靠虛增的業績抬升估值,溢價率高達480.53%。不僅如此,高斯貝爾在這筆交易中還玩起了關聯交易,涉嫌利益輸送。其中更多的細節,可以讀一讀《證監會立案調查高斯貝爾  公司自稱有“退市風險”》

  《中國經濟週刊》也做過報道,相信會讓大家一飽眼福。

  一年過去了,高斯貝爾並沒有受到傷筋動骨的處罰。比起“小燕子”,比起萬福生科和欣泰電氣,高斯貝爾大概相當於“路人甲”、“宋兵乙”,不值一提。

  

  唉,身為小散,做了多年的韭菜,說多了都是淚。可是,這到底是為什麼?

  1957年,四川省成都市天回山東漢崖墓出土一件擊鼓說唱陶俑。一個人一臺戲,隨便在街邊一站,左手抱一小鼓,右手握一小槌,張嘴一說就開演,成本低到不能再低。因此,曲藝形式中,說唱成為最簡單也是流傳最悠久的形式,至今不曾衰歇,只因大家都愛聽故事。

  A股市場上,無論是手握數十億元的機構,還是拿著幾千塊錢開戶的小散,都一樣地愛聽故事。上個統計軟件,就吹為大數據;空閒廠房沒啥用出租當個包租婆,就能變身“創業孵化器”;開發一套可帶在手上的血壓計,就美其名曰“可穿戴設備”,諸如此類,花樣繁多,數十年來,總能在一波波概念中收穫市場的追捧。

  錢這麼好賺,不賺的都是笨蛋。各路資本玩家深諳此道,從中牟利,早已輕車熟路。

  A股隱形文化如此,硬性制度不夠硬則是擺在面上的原因。近年來,證監會堅持“監管姓監”,狠抓監管,屢屢開出頂格罰單。然而,受制於現行法律法規本身,證監會只能徒呼奈何,比如前文所說的頂格罰款60萬元。

  即便入刑,也不怕。以欺詐發行為例,按現行《刑法》第一百六十條條規定,最高刑期僅為5年,最高罰金為非法募集資金金額的5%。多個案例表明,判刑之後,再來個緩刑,老闆們照樣可以香車寶馬夜夜笙歌。

  還有一點不得不提的原因則是,被圍獵的監管權力。有“發審皇帝”之稱的證監會原副主席落馬後,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的消息顯示:姚剛“利用職權為他人及企業提供幫助;濫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鉅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金融圈子小,同學、師生、同事、親友等裙帶關係交織,監管者與被監管對象之間親而不清、公私不明,容易形成利益團伙。資本市場利益巨大,當權和錢勾結在一起時,哪怕問題再嚴重,那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金融是國家重要的核心競爭力,作為金融重要組成部分的資本市場,具有牽一髮而動全身的作用,如果任由當前“任性違法輕輕處罰”的局面繼續,資本市場怎能健康發展,又怎能參與國際競爭?

  一切都到了必須快速且徹底改變的時候。

  1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上強調,要加大金融領域反腐力度,對存在腐敗問題的,發現一起堅決查處一起。

  中共中央政治局2月22日下午就完善金融服務、防範金融風險舉行第十三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要解決金融領域特別是資本市場違法違規成本過低問題。

  3月9日,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烏日圖說,正在加快推動《證券法》修改。

  而據報道,樊芸建議易會滿“管管趙薇們”當晚,證監會的工作人員通過上海代表團聯繫到了樊芸,獲得她發言的書面文本,並表示將會對這些建議認真研究。

  文/李永華(《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責任編輯:餘鵬飛

贊 (0)

評論 0

評論前必須登錄!

登陸 註冊